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写给“天国”里的爷爷  

2005-11-26 10:1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来爷爷离开我们已有12个年头了。长期以来,总想为老人家写点什么,但因积蓄了太多的情感,一时又不知从何写起,想来也真是惭愧,老人家算是白疼了我一场!

    在上世纪60年代初的那场“大饥荒”中,我的爷爷带着全家闯关东,在现在的吉林省白城市所属的一个农场落户了下来。说是农场,当时实际上就是一片不毛之地。经过几年的开垦,荒野变成了良田,随之三年自然灾害也过去了。听说关内生活已经好转,传统的故土难离的思想,促使爷爷作出了举家返迁故里的决定。

     一方面是出于儿女太多(我的父亲有六个兄弟姐妹),难以拉扯,另一方面是我的太姥爷也需要有人陪伴和照顾。爷爷决定从我父亲和我大姑二人中选择一个留下来,其余人全部回关内老家。这个决定在当时来说无疑是残酷的——作为子女当然谁也不愿意离开父母,作为同辈谁也不愿意离开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但必须有一个人要留下!后来还是通过抓阄来决断的。

结果我的父亲被留了下来,当时的父亲还只有十几岁!后来父亲就在吉林成了家、立了业。再后来就相继有了我和我的两个妹妹,其时已是上世纪70年代了,距当初全家“支边”已过了十几个年头。

现在想来,父亲当初留了下来,其实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当初支边的任务是开垦农场,也就是我们以往所熟悉的开垦“北大荒”。按当时的国家政策,支边人员应该算是产业工人。我的父母,因都是从山东过来的支边青年,所以他们的身份应该是工人,尽管所从事的工作与当地的农民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种地,但户口性质却截然不同:农场工人持的是“红本”享受的是“非农”待遇,而当地农民的户口则是“蓝本”。须知,在当时乃至之后的相当长的时间里,能够把“户口问题”解决了,成为“非农户”是一件非常不容易且令人羡慕的事情,这也算是对父亲当初被独自留下的一种补偿罢。

     尽管如此,当时的生活还是非常艰苦的。父母每天早出、晚归参加集体劳动,空闲时还要参加各种集体组织活动,农场的准军事化管理把人们的生活安排的紧张而且紧凑。有了我们三个孩子后父母的压力和负担更重了。当时的农场正处在初创时期,各种后勤和社会保障设施基本上还是一片空白,一切的一切都得靠自己。在这种状况下,父母收到了山东老家爷爷写来的一封信。大意是,你们忙于生产恐难照顾好孩子,可否考虑把孙子送来山东由我们老俩代为抚养一段时间,一可解思孙之情,二可减轻你们的负担,望速决为盼云云。

   后来听母亲说,父亲接到信后着实为难了一番。因为他自己的经历,让他对亲情离散之痛有了切身的体验,然而现实又不允许他儿女情长——在当时的状况下一手拉扯三个孩子确实相当吃力,再加上爷爷的再三催促,终于在我四岁那年,父亲亲自把我送到了山东老家爷爷奶奶的身边。

     可以想象的出,我的到来令爷爷是多么的宽慰和欢喜!当时我的大姑刚刚出嫁没有多久,还没有小孩,我可以说是爷爷的第一个孙子辈的娃。况且听老人们说,我刚到山东的那一年,我们这个大家庭组成了一个难得的“五世同堂”的家族场面,因为当时我的曾祖母(我爷爷的祖母)还健在。这在计划生育政策还不严格的当时也是极为难得的,爷爷为此也着实骄傲和自豪了很长一段时间。只可惜这种鼎盛的家族场景维持了不到一年,在我5岁那年随着那位老祖宗的离世而被中止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大约又过了两年,我的太祖母也辞世了,这样爷爷就成为了这个大家庭名副其实的当家人。

      其实爷爷当家管事早在其青壮年甚至是少年时代就开始了。我的太祖父去世的早,据爷爷讲当时他自己才只有14岁。我的曾祖母和太祖母带着爷爷和另外三个孩子(爷爷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一起艰难度日。因为爷爷是老大,自然的就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两位老祖宗也有意识的放手让他管事,历练他,所以说爷爷打小就是一把管家过活的好手。

      爷爷从小没有上过几年学,他后来认识的那些字,据他说都是在艰难度日的空隙里自学得来的。爷爷的好学是出了名的,他从小就喜欢看书,但条件所限,读的书也并不多,无非是《三字经》《千字文》一类的蒙书,再就是他最爱看的《三国演义》《水浒》之类。他常说“《三国演义》是天下‘第一台子书’”。除了爱看,他还爱听书,当然无非也是《三国》《水浒》还有《隋唐演义》之类,此外他还特别爱听京剧。我自小也爱听评书,想来跟爷爷的熏陶是分不开的,至今《岳飞传》《杨家将》里的某些章节我都还记忆犹新。

爷爷还爱练书法,一有空就展纸硏墨挥毫一番,虽然几乎没有可资临摹的范本,但凭着自己的悟性与勤奋,写的字却也日渐纯熟,自成一体。每到逢年过节,至少是同姓家族内部的人家都愿意让他写春联,挂在自家门前,迎接新年的到来。于是一到春节的前几天,家里就不时会有同族的老少爷们,胳肢窝里夹着一卷大红纸登门拜访,讨要“对子”。爷爷就会乐呵呵的把他们迎进屋里,沏上一壶茶,让他们喝茶,聊天,坐等。因为来人往往事先都已把红纸裁好了,爷爷只需把笔墨准备好就可以了,而抻纸硏墨的活当然是非我莫属了。这也是我小时候最爱干的事情之一。我喜欢看爷爷戴着老花镜,屏息凝神,悬腕挥毫的样子,感觉非常好奇和玄妙,那时候就觉得会写毛笔字真是一件了不起的本事。后来,等到年龄稍长,有时候兴致一来我也喜欢挥毫泼墨一番,虽然不成样子,但却也自得其乐,现在看来也是与爷爷的影响分不开的。

还有一件事,爷爷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那就是写信。自从我上了小学以后,爷爷就有意识的要我时不时的给远在东北的父母写信,向他们说说老家的状况,以及汇报一下自己的学习情况。久而久之,我居然练的对当初相当犯愁的作文都不怕了。等到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能较为熟练的写出一封条理清晰、达意准确的家信了。这在现在的小学生来讲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在当时的学习条件下已经是实属不易了。应该说,我现在之所以能写点东西,实在也是拜爷爷所赐。

行文至此,也许读者会觉得爷爷是一个性情温和,和蔼慈祥的老人,其实不然。爷爷的脾气非常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对子女管教极严,尤其是对我的两个叔叔甚至可以称的上是严苛,不容许他们犯一点错误,跟奶奶也时常吵架。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爷爷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每次和奶奶吵完架,都是他先主动示好,也不是服软,而是把事情摆到桌面上,掰开了揉碎了讲道理,把是非曲直弄清楚。奶奶往往是让他说的心烦意乱,不得已只好跟他重归与好,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被他说服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爷爷可爱的一面。

然而他的严厉与权威,依然让他的子女们在他面前不敢造次。一天之中,只要是爷爷在家,家里的气氛就沉闷许多,事实上大家也不敢到他跟前去,除非是他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给谁去办,就连后来我二叔、三叔家的小孩们也都不愿意到他跟前去凑。在我的印象里,他的诸多孙子辈里除了我被他抱过以外,还没有见他抱过哪个孩子。这在现在看来简直有点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从这件事上不难看出,爷爷的身上还带有浓厚的封建家长作风。不光对子女严,对下边的弟弟、妹妹们也很严。可以说在整个大家庭里他就是绝对的权威,什么大主意都得由他拿,他也很少能听进别人的意见。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我老姑(关外叫姑奶奶)和老姑夫的话他能听进去。特别是对我老姑他这个唯一的亲妹妹,爷爷是很敬重的。每次老姑来到家里,他们兄妹都会促膝长谈很长时间,甚至连奶奶都有点嫉妒了。记得奶奶就曾对我说过“你爷爷还从来没有和我说过那么多话哩”。当然,他们兄妹所谈的无非也是怎么把这个大家庭维持好之类的事情。看得出来老姑的话对爷爷的影响是很大的,主要表现在之后他身上的民主作风多了,对两位叔叔也不那么严苛了。

总体来说,爷爷对我就宽松多了,虽然称不上是溺爱,但我在他面前就自由的多,甚至还敢偶尔在他面前撒上一娇。然而毕竟爷爷对我也是严厉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稍大之后也怕他的原因。现在看,很难说爷爷当时对我的严与爱,对我日后的性格养成是起了积极的作用还是消极的作用,或许两者都有吧。

我在爷爷、奶奶身边前后共生活了17年(期间1988年到1990年我回到父母身边上初三间断了1年多。也就是在这期间,我们家从吉林白城搬到了河北承德)。1992年我参加了高考,由于受频繁的转学影响,再加上自己偏科的毛病,使得我在当年的高考中名落孙山。也就是在这一年的春天,爷爷又一次亲自把我送回了父母身边(上一次是1988年)。很快我就被安排到了县一中做了一名插班生,开始了高考前一个多月的最后冲刺,期间爷爷在这里又陪伴了我近一个月时间,在我参加高考的前夕他才返回了山东老家。

至今我都还清楚的记得在车站送走爷爷的场景:清晨一早,在家匆匆吃了一点早饭,爷爷、父亲和我就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到了县城东郊的火车站。到了候车室,父亲忙着去排队买票,我和爷爷在一旁等候。我心里感到十分的不舍,但又无话可说,看的出爷爷也非常不想离开我们,但老家那边一大家子都等着他,又不得不回去。爷爷当时对我说了些什么我已记不太清楚了,大意无非是让我听父母的话,好好发挥,高考考出好成绩之类。父亲买好票后,赶了过来说“车快进站了,去检票吧。”我们爷仨就这么相跟着检完票后默默的走进了站台,谁也不说一句话。很快火车进站了,父亲拎起旅行包走在前面,我和爷爷在后面跟着就来到了车厢门口,我看见爷爷眼圈红红的张口想说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来。父亲说:“到家后让我二弟给回个话来吧。”爷爷答应着接过父亲手里的包转身就向车厢门口挤了过去。越过并不算多的人群,我清楚的看到了爷爷那拎着包吃力攀爬的背影,不由的眼圈一热,眼泪就流了下来。父亲没有朝车上望去,只是低头不语,看的出他也是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感情。不一会儿,爷爷就从玄窗里又探出身子向我们爷俩挥手告别了,这时候火车恰恰也已经开动了。我看到爷爷不停的朝我们挥手,我也试图举起手来,向爷爷告别,但不知是出于矜持还是害羞,我的手始终没有高高的举起来,只是抬到了胸前轻轻朝爷爷挥了挥手,我不知道爷爷看到了没有,但愿他看到了。直到现在我都还为当初的优柔和犹豫感到惭愧和自责!谁能料到,这次的分别竟是我和爷爷的最后一面!爷爷回老家后仅隔了一年的时间,就因脑血栓并发脑溢血久治不愈而辞世。爷爷很早就患有高血压、高血脂等慢性疾病,血压经常达到十分危险的高度,多年来始终坚持用药,因此得那种病似乎也不足为奇,但也实在是太突然了,毕竟爷爷当时才只有六十多岁,按现在的标准衡量不过才刚刚步入老年,感觉他在回老家后身体是急速的衰弱了下来。

说到这里,有一个插曲有必要交代一下。那就是爷爷在最近的这次送我回家期间,我的母亲与他发生了一些非常不愉快的事情。说起来,应该全是母亲的不是。爷爷来的这近一个月时间里,可以说母亲几乎没有亲手为爷爷做过一顿像样的饭,差不多全是父亲亲自下厨为爷爷和一家人做饭。当然了,这里有一个特殊原因需要明确一下,那就是母亲当时所在的那家县鞋厂挺红火,工作非常忙,几乎是从早忙到晚,而且还搞的是记件、记时工资,因而就愈发的忙。但似乎还没有忙到连做法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当时父亲在工商局经检队,工作也很忙。所以说工作忙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可能还是母亲对爷爷有意见。具体是什么意见,这里就不再多说了。更大的、直接的冲突终于发生了。那是爷爷将要回山东老家的前几天。有一天晚上,爷爷对父亲说,他想临走前到承德一趟(承德就是我现在所在地级市,是中外闻名的旅游城市)看一看。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况且爷爷平生就好这个,到哪里都喜欢去当地的名胜古迹看看,甭说老人提出了这个要求,就是没提出来做子女的也完全应该主动满足老人家的愿望。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要求,引起了母亲的强烈不满,絮絮叨叨,哭天抹泪的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爷爷当时什么都没有说,没有一句辩解,父亲当时怕把事情弄的不可收拾,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排我和爷爷先睡下了,不久他也睡下了(爷爷来后始终是我们爷三个在一起睡,母亲和两个妹妹在另一间房子睡)。然而母亲的唠叨似乎还远没有结束。这期间,爷爷始终未置一词,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我真担心爷爷受不了这个刺激而出现什么不测,须知他的高血压是非常危险的。可以说,爷爷此前几乎从未受过别人如此的责难,从来都是他训斥别人,由此也可以想象爷爷当时是付出了多么大的忍耐!

写到这里,我想读者也就不难想象了,为什么当初一次普通的送别,我和父亲竟至于心情如此沉重,爷爷的心情也是如此的悲切。直到现在,爷爷向我们父子告别时那悲凉、落寞的眼神都无法让我忘怀!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父亲按照预先的安排还是陪爷爷去了一趟承德,在那儿玩了一天。他们爷俩那一天都说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父亲也从来没向我提起过。只是从那天回来以后,父亲就不再同母亲说一句话,直到把爷爷送走之后的半年时间里,始终如此。而且似乎也不再向家里交生活费,日常生活的一切开支都靠母亲的工资打理。我们当然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一开始也挺理解父亲的,尽管没有说出来。但时间一久,就感觉不对了,特别是我,感到问题是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我也曾试图采取措施捏合他们两人,并且也给爷爷写信原原本本的向他诉说了半年来这边所发生的一切。其实我写这封信的主要目的,还是想给老人家一点安慰:您的儿子对您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并没有无动于衷;另外,也是想让他老人家写信劝劝父亲,不要与母亲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也许那件事真的是伤透了老人的心,抑或是他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他提笔写字了,总之爷爷并没有回信。

问题最终还是父母自己解决了。一天夜里,我们都睡下了,就听到楼外传来了父亲努不可遏的咆哮声(也不知他们是什么时候起来到了外面的)。父亲历数母亲的“罪状”,不时还传来拳脚相加的声音以及母亲的哭声。父亲扬言要与母亲离婚。这时候我们兄妹都已经起来,并穿好了衣服。赶紧下楼,把父母拽了回来。父亲依然不依不饶的诉说母亲的过错,母亲不敢反驳一句,只是不停的哭。父亲因情绪过于激动竟至一度昏厥。那一夜,母亲跪坐在床上守着父亲,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那场危机就这样过去了。这个家暂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可以说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它使我对爷爷始终抱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愧疚感,又使我对母亲产生了隔阂,直到现在我都还因为那件事对母亲耿耿于怀,只不过没有当初那么强烈了。

我写上面这些文字,一方面是为了纪念爷爷,也是想替母亲向在天之灵的祖父说一声“对不起”,请求他的宽恕和原谅,其实母亲也不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