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记忆——三十年  

2008-12-20 16:09:20|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

 

 

近段时间,无论是打开电视还是翻开报纸,处处都充满了一种温暖的怀旧气息,一篇篇文字、一张张照片、一段段影像记录乃至一首首耳熟能详的老歌,让人无不感受到一种亲切的感动——那是一种亲历历史的庄严和崇高。

这一切都指向了一个时间跨度——三十年,正是我们国家实施改革开放政策的三十年。1978年的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全国改革开放的号角,拉开了全国对外开放的序幕,从此中国人民的命运开始发生深刻的改变,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古国,开始踏上伟大复兴的宏伟征程。

三十年时间不算短,但也不算漫长。在整个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三十年也许只是眨眼的瞬间,而对于亲历这段历史的每个中国公民来说,三十年则意味着他们近半的岁月年华。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衡量,至少对当下的所有中国人来说,改革开放的这三十年历程,都是一段值得铭记和回味的历史。

回想三十年前的1978年,那时自己还是一个少不经事的顽童,正处于学龄前时期。如果抛开后天的学习和读书所知,属于个人对那个年代的记忆可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唯一的一点印象就是那时感觉毛主席真的是无比的伟大,北京天安门一定非常好玩。幸运的是,早在我8岁那年,因为和爷爷一起去东北探望父母,中途在北京倒车的时候,爷爷带我去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北京天安门,并在那里留了影。这件事在当时着实让我兴奋自豪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止一次的拿了照片向小伙伴们炫耀,尽管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张四寸大小的黑白照片,但在当时已经足令小伙伴们羡慕不已了。

9岁那年,大约是1981年吧,我上学了。没有上幼儿园和学前班,就在村小直接上了一年级。那时,老家的村小一共只有三个年级,而且都挤在一间教室里上课,只有一名老师,是我的一个本家爷爷。他当时不过三十多岁,高高瘦瘦的样子,对待学生非常严厉。上四年级的时候,就要去大队的中心校了,就在临村,不到一里地,但在当时自己的心目中,那已经是遥远的高等学府了。而事实上等到自己上四年级的时候,本村的村小扩建了,自己可以不必去临村上学了。在村小上完五年级,就要参加初考,成绩好的话可以进乡里的重点初中,否则就只能到离村三里地的东岭中学了。

整个八十年代初的那几年,给我留下深深印记的几件事,第一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村里轰轰烈烈的展开;第二是电影少林寺的热播;第三是刘兰芳开讲《岳飞传》和《杨家将》。

我的老家地处革命老区沂蒙山区,所在的那个县在当时乃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国家级贫困县,搞家庭联产承包在全国来讲相对也算是比较晚的地方。我的记忆中好像是1982年开始的,比其他一些先发地区平均晚了1-2年,比更早的安徽小岗村则整整晚了四年。

在那之前大集体时期给我留下的印象现在回想起来,大都已经很模糊了,但有几件事至今令我印象深刻。其一是每到年节村里就集体杀猪宰羊,然后将肉平均分成若干份,家家户户凭票按照户头去领,每次就那么一小堆堆,大约也就四、五斤的样子,那时感觉已经非常不错了,可以好好的改善一下伙食了。其二是每家要吃菜,都要拿专门的菜票去村里的集体菜园子里去买。记得当时菜园里就一个老头在那里看着,负责照料菜园,并向村民出售蔬菜。这种状况从我记事起,感觉每几年就改变了,村民们开始家家自己种菜满足日常生活所需,再往后大约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临村起了集市,人们又开始直接到集市上买菜了。

至于说到文化娱乐生活,在当时最重要的一件事恐怕就是看露天电影了。乡里和大队的放映队天天在各村转悠,轮流放映。因为等不及轮到自己村放映,村民们三五一伙的走几里地到外村去看电影是常有的事情,也是我那时最期待和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每每听说临村要放电影了,往往是饭都不想吃,就开始拿上板凳等大人们带自己走。电影《少林寺》就是在那时第一次进入了自己的视野,并且是走了三个村子连赶了三场看了三遍。那时候的小孩子和小青年都喜欢动动武八抄,应该说电影《少林寺》是启蒙老师,之后的《霍元甲》、《陈真》是推波助澜者。

八十年代初,爷爷买了一台“红灯”牌收音机,刘兰芳的《岳飞传》和《杨家将》也正是从那时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刘兰芳铿锵有力、抑扬顿挫的演说,一时间不知让多少国人入迷。同时期的评书还有袁阔成表演的《三国演义》,单钱芳老先生表演的《隋唐演义》、《水浒传》等,同样令人们特别是一些中老年听众着迷。可以这么说,听评书是那个年代在电视机还远没有在大陆普及之前,国人最主要的一项集体文化娱乐活动之一。

另外,在八十年代,李谷一的歌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的姑姑们当时都是李谷一的铁杆粉丝,但说实话对于邓丽君则没什么印象,可能她的影响在当时主要还是限于城里的缘故吧。

八十年代中后期,电视开始在全国慢慢普及。记得《霍元甲》在大陆开打的时候,村里开始有了第一部黑白电视机,当时我正在上小学四、五年级,并且因为看电视逃晚自习还受到了老师的惩罚。最开心的就是周末了,吃完晚饭像以往看露天电影一样,几个小伙伴相约着就来到了有电视机的那户人家。主人也很热情,早早的就把电视搬到了院子里,一会院子里就站满了左邻右舍的街坊们。先是广告,然后是日本动画片《聪明的一休》,再一段广告之后《霍元甲》就上演了,“昏睡百年,国人渐一醒……”随着熟悉的旋律响起,人们被逐渐带入了那个国恨家仇的屈辱年代,随着主人翁的命运起伏,或悲或喜… …。等到《陈真》上演的时候,村里又多了几部电视,之后又有《霍东阁》。1986年,自己家里终于也有了一台黑白电视,其时《霍元甲》、《陈真》早已退出了舞台,当时看的最多的是墨西哥产的一部名字叫《卞卡》的百集电视连续剧,大家居然也都看的津津有味。我至今还记得剧中一个女主人翁的名字叫“桑德拉”,是一个坏女人。被称为经典的第一部国产大剧《渴望》,现在想想却反而没什么印象,倒是剧中的那首主题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八十年代末,我正在上初中,先是在老家的那个乡重点初中,后来初三的时候转到了吉林保民农场子弟中学。四岁开始我在山东老家待了十多年后终于回到了父母身边。那个时候商品经济开始日益繁荣,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在村里开始出现所谓的“万元户”。电视里的春节联欢晚会开始被广大的农村观众所接受,并成为新“年俗”被一年年强化传承了下来。费翔、潘安邦、蔡国庆开始成为人们的新偶像,电影明星当然是非刘晓庆、潘虹、唐国强莫属了。陈配斯、朱时茂的春晚小品开始火遍大江南北,就像九十年代中期以后的赵本山一样火。赵中祥、倪萍是家喻户晓的主持大腕,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中后期。

风潮和风波当然印象深刻。记得第一次听到相关新闻,还是在我们全家从吉林迁往河北的途中,从火车的广播里听到的。其时在当时根本都没有意识到那会是怎样一件严重的事情,只是觉得跟电视新闻里经常播放的外国人上街游行示威一样,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事实上,整个事态发展到最后,差不多已经到了国家存亡,生死莜关的地步。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胜唏嘘,感慨系之!

九十年代初,我上高中。差不多三年的时间,又是在山东老家度过的。那时候村里的乡亲们开始在一些山坡自留地里栽上了果树,主要是苹果和山楂。爷爷也经营起了一个小门市部,卖点小百货生活日用品什么的。一到临村的集期,还要到集上去摆摊。虽然挣不了几个钱,但周转个零花钱还是没有问题的。那时候流行“霹雳舞”,“小虎队”成为中学生们的偶像。此外还有香港的“四大天王”。台湾郑志桦的歌一度成为一代励志青年的代表,《星星点灯》曾经点亮了多少少男少女心中顽强的理想之火。《亚洲雄风》更是成为那个时期国家的主旋律,第十一届亚运会在北京举行,极大振奋了国人的精神。那时候街上流行“脚登裤”,性感开始为多数国人所接受,国人的开放意识大大增强。随着电视机的进一步普及,露天电影开始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人们也似乎很少再走进电影院。与此同时,录像厅却开始大行其道,港台警匪片和武侠片,成为青年人日常的娱乐热点。台球这一传自西方的室内“贵族运动”,却在当时的中国风靡城乡街头。

1992年的高考我是在河北参加的,在县一中待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草草的参加了高考,结果名落孙山。当年底,我参了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当时,城里流行参军热,没有考上学一时又不能参加工作的适龄青年,纷纷把当兵作为一种出路纳入自己的人生轨迹。因为按照当时的政策,城镇青年当兵回来可以安排工作。从我个人来讲,可以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去当兵,但在当时除了继续考学,似乎没有别的选择,而对于升学我几乎已经放弃希望了。当兵也不错,可以多一种别样的人生体验,并且我已经得到承诺只要当兵回来,就能安排工作,而且是不错的单位。于是在92年的那个冬天,在亲人的注视下,在喧天的锣鼓中,我搭乘运兵专列踏入了军营的大门。

三年的军旅生涯,锻炼了我的体魄,磨练了我的意志,虽谈不上有大出息,却也立功、获颁优秀士兵、入党,一年一个台阶,扎扎实实的走了过来,因为考虑到回家可以安排工作,便没有参加军校考试,而是把名额让给了一位老乡战友。

当兵第二年,家里安上了电话,我可以每周向家里用电话报平安了。那时候,我一个月的津贴只有27元,虽然不多但也够花了,说实话在军营里如果你不抽烟、喝酒的话,实在也没什么花销。当时的军官,一个连职干部月工资也就五、六百元,其时在当时已经算高工资了,至少比地方上的工资要高。但是,在军营里还是有一种很浮躁的风气,总觉得在部队亏了,许多老兵到了第二年就开始盼着复员回家了,而一些军官则整天琢磨着早点转业到地方上赚大钱。现在部队待遇又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不知还有没有这种情绪,反正那时候就那样。当时,我曾经写过一篇题为《哨楼文化初探》的短文发表在了山西武警报上,文章分析的就是当时那样一种不正常的军营文化现象,曾引起不大不小的轰动。为此,部队领导还亲自和我谈过话,表示让我继续留队,并承诺给我发展机会,但我没有答应,我说家里就自己一个男孩,并且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部队领导也没有强留。1995年11月,我和另外两名老乡战友一起复员回到了在河北的家。在家待了半年多,1996年5月正式进入现在这个单位上班,开始正式踏入社会。当时自己的身份是工人。那时有一种提法叫“以工代干”,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不是那样一种身份。总之象我一样身份的人在当时全局有三、四十号,差不多占了单位在岗人员的三分之一。后来到了1999年,上个世纪末,系统内部有一个招考公务员的机会,我们这些人的大多数才终于成功“咸鱼翻身”,改变了工人身份,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国家干部,也就是现在所谓的国家公务员,应该说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应该说,整个上世纪九十年代,有很多大事值得记忆。国际上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经历了前所未有之变局;在国内,国家举办亚运会,一方面民族自豪感提升的同时,对于改革开放的争议也开始进入了一种白热化的地步,历史有要开倒车的迹象。关键时刻,邓公发表南巡讲话,澄清了争议,鼓舞了士气,改革开放的大旗再一次被高高举起,以“一百年不动摇”的勇气和决心,开启了新的伟大征程。1997年香港回归,极大的振奋了民族精神,爱国主义的热潮达到一个高峰;在同一年中国人民也痛失邓翁,一时间,山河失色,国人痛心,但人们好像并没有当初毛去世时的那种迷茫和无助,而是在新一代领导人的坚强领导下,继续改革开放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1999年12月,澳门回归,中国和中国人民更加成熟了,人们满怀期望的迈入新世纪。

进入新世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有了重大突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得以正式确立。申奥成功,神舟上天,非典疫情、汶川地震、北京成功举办奥运会,中国人民在大喜与大悲中,经历风雨。民族精神茁壮成长,科学与理性开始占据人们的头脑,法治与民主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党的执政理念更加开放务实,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正在以一种自信、开放负责任的态度融入国际社会大家庭。

回望三十年,中国历经波折,成就辉煌;展望下一个三十年,中国信心满怀,前途无量!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