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我的军旅生活片段  

2009-08-01 19:3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对于曾经有过三年军旅生涯的我来说,这个日子多少有些特别。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特截取自己军旅生活的几个片段和大家分享,也算是对自己曾经的一段青春岁月的一种怀念和追忆吧。时间要上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 …。

                                                                             送别

1992年的那个黑色七月,我的大学梦彻底的破碎了。随后的一段日子对于我来说是一段没有目标、没有希望、困惑彷徨的艰难时光。根本不想复读,也没有合适的就业机会。最后还是父亲替我选择了人生道路:去当兵吧,回来也许会有一个好的归宿。在当时对于我来讲这也许是唯一可行的选择,只是这样的选择是之前我所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在我当时的意识中,从军是一件距我非常遥远的事情,然而现在它却如此真实的摆在自己面前,仿佛已经别无出路。

当年的11月份,一年一度的征兵工作开始了。我和其他一些适龄青年一样在第一时间报了名。接下来的体检、家访、政审、通知录用等一个个环节走下来,我终于如愿以偿的穿上了那身绿军装,虽然当时还没有领花、肩章和帽徽,但已经让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我当时是20周岁,在战友当中算是年纪大的,其中一个年龄最小的当时只有16岁)感到一种新鲜的自豪和骄傲了,须知在那个年代,一些年轻人当兵也许仅仅就是为了那身威武的军装,就这么简单。

到现在我都还清晰的记得,当初参军告别亲人送别时的场景。我记得那是一个周末,我们将分赴两处的那批新兵,在各自领队的军官带领下,在地方政府和武装部领导的陪同下,从县武装部大院整装出发,前往一里多地之外的火车站,乘临时专列奔赴千里之外的军营。一路上人群涌动,其中有不少是这些新兵们的家属,人们自发或有组织的欢送自己的子弟兵出发。每名新兵的胸前都别着鲜红的花朵,年轻而稚气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和迷茫的憧憬。在震天的锣鼓中,在夹道人群的热切注目和簇拥下,我们200余人的队伍来到了火车站广场,在这里我们将聆听军地领导的训话和指示。

最后的告别终于来临了。在亲人们不厌其烦的谆谆嘱托中,在一声声的告别中,我们登上了专列,继而又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将身子探出车窗外,和亲人们依依告别。我当时突然觉得那个场景,真是太艺术化了,就跟电影一样,直到现在我都还有这种感觉。一种复杂的情绪在当时的那种情境下,在自己的胸中慢慢升腾,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的已经长大了、成熟了,一种叫“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东西,也仿佛是第一次从自己的心中开始酝酿成长起来。

 

                                                                        新兵连

 

专列到达北京南站后,我们两股队伍开始“分道扬镳”。我们登上了另外一列火车。火车先是北上到达张家口,然后折向西行经古北口、喜峰口一路往山西方向开去。在大同做短暂停留后,我们又开始向南行进,最后到达了朔州。这就是我们将要从军三年的地方。

朔州,原名朔县,是九零年代刚刚由县升格为地极市的一座崭新的工业城市。我们当时并没有进入朔州市区,而是来到了它的郊外一个叫做“神头”的地方。这是一个火力发电基地,高耸的烟囱、巨大的冷却塔和一排排的职工家属楼,构成了其基本的外部形貌,典型的“城是一座厂,厂是一座城”。当时正是凌晨时分。巨大的厂区彻夜不眠的发电,映着火车站通明的灯火,倒也没怎么觉得过于冷清。

我们又被装上了四辆大卡车车,开始了新的旅程。因为车厢罩着蓬布,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感到路况越来越不好,好像我们在离开神头城区,开往更加偏僻的远郊。也许是一路劳顿大家都困了,也许是各怀心腹事,又或许是每个人正在心里猜测着各自的命运和前途,总之车厢里出奇的安静。

“砰”“啪”。有鞭炮在车蓬附近爆炸,把人们的思绪拉回了不可知的现实。卡车开始减速,摇晃着往前行驶。鞭炮声更加密集的响在人们的耳边,而且还多了锣鼓声,其中还隐约夹杂着零落的掌声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之类的口号。车厢里开始起了一阵阵的骚动。有人憋不住掀起蓬布的一角望外瞧,立即一股呛人的火药味就从外面钻了近来。卡车终于停下来了。鞭炮还在响,锣鼓还在敲,而且敲的越发的起劲了。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和“欢迎、欢迎”之类的口号。

“欢迎你们顺利地将新兵接了回来,辛苦啦,辛苦啦!”,这是部队领导正在和接兵的军官寒暄。队伍列队整齐后,接兵军官开始向部队领导汇报:“参谋长同志,新兵已如期送到,应到45人,实到45人,请指示。接兵代表作训股长张明川。”“迅速组织入营休息!”“是!”。这是我第一次感受真实的军营生活,那种紧张、正规的场面让人耳目一新,给人一种独特的艺术美感,尽管张股长的山西口音浓了点,听上去多少有点滑稽,但依然给人以严肃庄重的感觉。

 我知道一跨入这个军营门口,我的生活就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我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呼了出来,呼出的气体立即被凝成一股浓白的水雾,在营门口微弱的路灯映照下迅速扩散、铺展开去。这是一个滴水成冰的严冬。我不知道1992年的这个寒冷的冬天对于我将意味着什么。 

我被分到了三班。班长耿士平,江苏高邮人,一个黑瘦的小个子。细长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南方人特有的精明。此时,他正在手把手的教我们怎么叠被子。只见他顺手扯开一张被子,两手拽住两个被角往上一举一扬,被子便平展的铺在了床上。那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饭店服务员铺桌布的动作。接着麻利的在上面左右抹了两下,褶皱就抹平了,然后迅捷的将被子对折成长条状,在两头各三分之一处用手掌用力的割出了两道印,最后在中间三分之一处也割出两道印,“啪”将被子沿中间的两道印对折,一个以前只在电视里看到过的“豆腐块”就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所有动作完成前后不到两分钟。我们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了。此时班长又发话了:这只是一个雏形,还得进行深加工。要用手把被子前后左右的的所有棱线一条条捏出来才行,速度要快,质量要高。当然,现在对你们可以先不要求速度,但必须保证质量,现在开始叠,一会儿我检查。

这种高度形式化的做法(被服的叠放、个人物品的摆放都要符合一定的标准,事事强调成行成线,整齐划一),据说中外军队都有,只是在中国军队达到了极至,它是训练军人纪律性、整体性、协调性,规范部队养成,提高战斗力的一种有效方法,和平时期作为军队内务条例规定的重要内容,加以严格贯彻执行,特别是对于刚入伍的新兵来说这更是必不缺少的必修课。

鉴于此项工作的重要性,在第二批新兵到来之前的日子里,我们几乎没有什么训练任务,每天都在按照班长的要求整理内务,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叠“豆腐块”。就连中午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在“压被子”——将被子叠好后,把对折的两个横截面抠进去,然后坐在上面用身体的重量去压,以此来强化被子的定型。

这样舒服的日子持续了大约一周时间,第二批45名太原兵来了,他们将和我们一起组成三个整排九个训练班,每班十人,外加一名班长。很快,紧张而艰苦的新兵训练生活就开始了。主要有队列、擒敌、单双杠、战术操抢等训练,偶尔还有5公里越野。每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白天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时间,晚上还要随时警醒提防教官拉紧急集合。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多数新兵最头疼的一件事。晚上刚要进入深度睡眠,一阵急促的哨音就会把你从睡梦中唤醒,你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立即穿好衣服,打好背包,全副武装的冲出去,接受教官的点评和训话。紧急集合中闹笑话的太多了,鞋穿反了、甚至裤子穿反了的不乏其人,有的背包没有打好,散落一地,那种狼狈像就甭提了。很多人都要因此挨教官一顿臭骂。好在当兵三年,这种紧急集合其实没有经历多少,大约在新兵连经历了三、四次,下连后则只经历了两次,一共没有超过六次。但是神经却始终是绷紧的,特别是在新兵连的三个月更是如此,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急促的哨音就会响起。

相比于之后下连队的日子,在新兵连的这三个月时间应该是最紧张和劳累的一段时期,因为正是在这里我们由一名普通老百姓开始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军人,这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新兵连的生活谈不上美好,但绝对的印象深刻。那些江苏籍的班长们,都有点刻薄,尤其是我们这位耿班长表现更突出。不幸的是,下连后我们又遇到了一个刻薄的江苏籍班长,说话也很损。在熬过了第一年新兵后,他才对我们好了许多。在部队就是这样,要想赢得别人的尊重,你的军事素质必须过硬,或者有突出的一技之长。我当兵的时候,算不得一个好兵,这是专就军事素质来讲的,有些训练科目还可以,有些就不行,和那些训练尖子比发展不全面,所以在当新兵的时候也没少挨班长训。但因为我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有时会得到领导的赏识而被委以特殊任务,这也多少能赢得别人的尊重,从而改善自己的境遇。总之当你成为一名老兵之后,一切都将不成问题。这和影视作品里所描述的军营生活比,会有较大的出入,甚至在某些方面有天壤之别。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