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难掩忐忑的背后  

2010-10-22 18:00:21|  分类: 观察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与我一样的感受:到各部门去办事,无论事情大小,总有一种心里没底,忐忑不安的心情。尤其是独自一人去办事,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即便是再简单的事情也总担心会受到刁难,或出现其它意想不到的状况。

就拿我最近一次在银行的还款经历来说吧,虽然总体上还算顺利,但中间还是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虽然责任确实在自己,但个别工作人员的态度,总让人感到不舒服。就我个人分析,人们之所以在办事过程中程度不同地会产生这种忐忑的心情,其实多半就跟办事人员的态度有关。人都怕遭到拒绝,特别是去各部门办事的时候,面对完全陌生的工作人员,难免就会心里敲鼓,再加上对方态度不和善,就更增加了一分无形的压力。

近日,当地的公积金管理中心的马主任给我打手机告诉我,我们的房屋产权证回来了,让我抽空去取一下。我当时正在分局上班,一时赶不回去,只好告诉妻子带着我的身份证去把房产证取回来。这当中我就存下私心了——我不想再去面对那个马主任,尽管前面的事情都是我办的,就剩最后一哆嗦了,那我也不愿意亲自去。

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妻子去了之后,只取回了一个小绿本和一纸证明,马主任告诉她凭着这些去建设局房管所把房产证换回来就行了,但有一点,必须房主本人带着身份证去取。其实倒也不麻烦,不过是照章按程序办事而已,但毕竟算是一个小小的波折。

接下来,我知道是无可推托了,必须亲自去了结这件事。现在的建设局因为拆迁临时搬到别处去了,离我们家有些路程。我选择坐公交车前往,这样能快点儿。一路上我盘算着:这也就是走个程序的事儿,你不是去求他们,你只是去换回属于你的产权证明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心里是这么想,可内心还是不争气的莫名地忐忑起来。哎!真是没救了!

到了,那是原来制瓶厂的一座四层办公楼。进到里面,一楼大堂内有一个值班席,赶紧向值班人员打听房管所的位置。对方说在二楼。到二楼一看,正对楼梯的是办证大厅,大厅旁边有两间办公室,分别写着“产权核查(一)”和“产权核查(二)”(具体什么名字忘了,好像是这个名字)的字样。

我顺手敲了敲其中的一间办公室,听到“请进”后推门进去,但见三名女同志正在聊的热火朝天,看不出哪位是工作人员。如同想当年老舍先生去银行办事一样,“很不忍心”地打断了她们的谈话:“我是来置换房产证的,请问是在这里办理吗?”。还好没有受到冷落,其中一位回答:“没错是在这儿办,先去一趟隔壁大厅办一下注销手续。”“喔,谢谢!”退出来直奔旁边大厅。

还没进屋就已经感到了里面的热闹。进去后,发现那是一处半开放的办公空间,一组曲尺型的柜台后面坐定了五名女同志,正面三位,侧面两位,每人守着一个窗口。我向最右边上的一位讲明了来意,对方顺手往旁边指了指说:“去那边”。那边还有四个人,我不知道对方说的是哪位,还好其中一个示意在她那里,我赶紧把东西递过去。对方没有马上办理,而是忙着向另外一伙办事的人讲解政策。那些人显然是有熟人领着来的,不停的粗声大嗓的问这问那。直到把那些人打发走了,这名工作人员才开始办理我的事情。对方问带身份证复印件了吗?我说带原证过来的。我看到她们的桌上有复印机,便请求对方受累给复印一张。对方没有表示异议,复印完后把身份证还给我,开始办下面的手续,无非是审核签字盖章之类,很快就办完了,又交代我说:“到隔壁去就行了。”

到了隔壁,这回是另外一间办公室,里面有两名女同志,看上去都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把在大厅签完意见的资料一股脑都交给了其中一位。对方接过去后,仔细的审查了一遍突然说:“已还清贷款,怎么没有还款证明啊?”。我一愣,说:“公积金中心给我的就这些啊!”对方象忽然间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喔,是担保中心送过来的!”然后就开始慢条斯理的办理手续。另外一名工作人员则打开文件柜,搬出一摞档案文书,细细的寻找相关原始记录。核对无误后,第一名工作人员在一本记录簿上签完意见后让我在后面签上字,然后对我说:“在这儿等会儿吧!”,拿了钥匙就出去了。我这才知道,原来房产证不在这里,应该存放在一间专门的档案室里。

我知趣地出门等候。大约等了有十分钟,我看见那名女同志拿着一个档案袋正从三楼下来。进屋后对方把档案袋交给我说:“这是你的房产证,你检查一下。”我打开档案袋,从中取出一个大红的证书,打开细细看了起来,上面赫然写着本人的大名,知道没错,连忙合上证书重新放回档案袋,说:“没问题,还有什么手续要履行吗?”,对方说:“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我如释重负:“那好,谢谢,二位忙着,我先走了。”

整个过程意想不到的顺利。其实事情本应该就是这个结果——一切按正规的程序办事,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此前我却依然感到过不安与忐忑。我想,这除了自身性格方面的原因外,背后一定还藏有更深层的原因,比如计划经济时期遗留下的机关官僚衙门作风,还有中国作为一个人情社会的长期影响,给人们造成的那种“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以及“没有人情不办事,有了人情乱办事”,肆意损害公序良平和公平正义的不良印象,在人们的心里投射下了重重的阴影。况且上述种种即便是在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后,依然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善,特别是根本的制度性改善更是乏善可陈。试想,如果是在一个法制健全,讲究规则和秩序的社会环境下,一切都在公开透明的状况下,人们在办事的时候还有这种忐忑心理吗?我想不会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