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反思  

2011-07-13 11:24:29|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下到基层分局以后好像总是麻烦事不断,有那么几码事都与自己有关,给人一种感觉我这个人是一个非常多事的人,而这与我对自己一贯的评价显然有很大出入。

可以这么说,我长这么大无论是当初在学校还是军营,乃至到了现在这个单位,长久以来我自问自己都不应该算是一个多事的人,事实上之前我也的确没有惹过什么事,在老师、家长乃至部队和地方领导眼里,自己向来都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学习不突出但还算刻苦,自身能力一般但工作还算踏实。我甚至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怕事、躲事的人。可为什么下基层不过短短两年半的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多事呢?而且件件仿佛都与自己有脱不开的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自从最近这件事发生以后,我想自己是应该好好冷静的反省反省了,不能再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了,否则对自己和家人都很不负责任。

为了便于梳理出一个头绪,我还是想把之前的几件事高度的概括一下。第一是关于“苹果事件”所引发的矛盾。直到现在在那件事情当中我依然认为自己并没有错。我(不光是我)发现了事实的不公,并且采取正常的途径(写信)向直接领导(分局长)进行了思想汇报,而且领导很快也通过写信的方式对此给予了回应。就是在这种沟通中我们认为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和共识,本以为此事到此就结束了,哪知道更大的麻烦随之而来:有人写匿名信,公然以所谓“分局全体人员”的名义将我们分局长告到了县局,并且在之后不久又以相同的手段告到了县检察院。之后,县检察院找我和另外一名同志进行了谈话,了解相关情况。另外那名同志在电话与我沟通探知了我的基本态度后,我们在向检察院同志陈述情况时先后(我是第一个被约谈的)作了有利于单位和分局长的陈述,这直接导致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我认为在这件事当中,自己不自觉的被人当作了枪头使。我本来认为自己与领导进行信件沟通的事情别人不会知道——这也怪自己太天真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传到了某些人的耳朵里,便给了他(她)大做文章的机会,而我作为单位副手无疑会负有重大嫌疑。对此,我只能说人心险恶,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说什么都晚了,可悲的是我并没有从这件事当中真正吸取教训。

第二、三件事,一个是关于擅动单位车辆造成轻度追尾事故——如果那也叫事故的话;一个是关于在网上发文引发单位之间矛盾的事情。这没什么好辩解的,都是自己的错误,纯粹是属于吃饱了撑的没事给自己找病,不怨别人。我认为自己也算是已经从中认真吸取了教训。

下面着重谈谈最近这件事。分局的大师傅想要单位为其解决养老保险问题,为此和县局闹僵,双方准备与7月中旬进行劳动仲裁。大师傅写了一纸证明要求我们这些人给她签字,替她作证。说实话我是从心里抵触这一行动的,尽管其上表述的是事实,没什么匡外的,但心里总觉不妥,但有些同志似乎显得义正词严(这种情绪由来已久,当时签字是大师傅一个个找我们签的,并非一起合签),说什么:这么多年吃人家做的饭,说句真话、公道话都不敢了?那也忒有点没良心了吧。

同志们当中产生这样的情绪我认为也是有来由的,简单的概括就是不知不觉让大师傅两口子给“洗脑”了。可以说,自打大师傅夫妇准备与我们单位申请劳动仲裁的近两个多月以来,这两口子动不动就找机会向分局的同志大倒“苦水”,说道激动处甚至是声泪俱下,这是其一;其二是一段时间以来这两口子对分局的同志特别客气,大献殷勤,工作特别主动。现在看来,这种“情感投入”最终起了作用。但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对夫妇的上述举动均对单位领导(分局长)进行回避。从他们平日的言谈举止当中,大家分明看到了某种敌视的态度,当然这种态度只是针对分局长的。他们认为分局长没有在上级领导和劳动仲裁那边给他们说好话,哪怕是一句公道话,反而还说了许多落井下石的话,比如说什么:一天做一顿饭都用不了半个小时云云。我曾质疑他们这话是从哪儿听来的,他们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只要说了我们就能知道,人家劳动仲裁那边的人跟我们讲的。这当中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真的无从分辨,事实上也没必要分辨。

但有很重要的一点需要交代的是:如果把大师傅夫妇和我们分局长看作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体的话,那么在他们的较量(如果他们之间确曾存在某种较量的话)过程中,大师傅夫妇是完全占得了先机。我们分局长作为一名单位主官,在单位即将面临如此重大的公关危机面前,显得过于迟钝,没有一点敏感性。开庭在即,你作为一名分局长是不是应该给大家开一个会,强调一下相关纪律:不该听的不要听,不该讲的话不要讲,一切自有县局和分局出面解决,你们只负责把工作干好就行了。我想这是作为一名领导来讲最起码应该具备的一种意识。然而很遗憾,自始至终都没有过这样的交代。

当然了,我说这些并不是要为我们这些人开脱责任,我只是把领导应当承担的责任给指出来罢了。领导领导嘛,就是应该比一般同志想的更多,看的更远,否则一个单位需要领导干什么?至于包括我在内的这些人,当初签那个字,现在想想真的是有点匪夷所思。你说我们是缺乏政治敏感性也好,还是脑袋搭错了弦也好,都不为过。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悔之无及,事实上就在我们先后签完字之后的当天,大伙就已经反悔了,而且越想、越合计这事太不靠谱。也是从那天开始,我们就向大师傅夫妇展开了连续交涉,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们大家的难处和苦衷,把那一纸证明交还给我们,否则对大家都不好。可以想像这对夫妇对于好不容易拿到手的所谓证据是不会轻易放手的。但经不住我们的软磨硬泡,他们终于承诺到时一定不出示这张证明。对于这样的承诺大伙心里当然没有底,但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届时给他来个当庭翻供的准备,什么脸面、情义都不顾了,除此外只能凭天由命了!

但有人显然并不想凭天由命!最近局领导知道了这件事,这明摆着是我们当中出了“内奸”,否则领导根本无从得知此事,至少不会这么快就知道这事。对此我个人没什么好说的,从大局来讲我甚至还得感谢这个人,但从内心里我鄙视他!因为他深知采取主动对自己有利,忙着把自己洗干净,不再管别人死活。如果说我们签字的这些人都没脑子的话,但至少这个人还有点脑子。剩下的人都是一群大傻冒,而我无疑是其中最傻的那个,因为我身上还有那么一官半职,所以到最后就我一个人“顶雷”!自作自受,无话可说!我只是进一步看透了这样一个现实:人心险恶!但愿这次我能真正吸取教训。

有人说是我在带头攒事,说实话这高抬我了,我自问自己还没有那么大能耐,更谈不上什么号召力,大家都有脑子(虽然有时候做没脑子的事),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有人甚至堪称老奸巨猾,人家凭什么听我的。再说句大实话,以我的脾气秉性和行事风格,今后能不再被人利用就算是烧高香了!

最后落实到反思上面:自己这次是确实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我想这次我应该能够吸取教训,好好反思一下今后该怎么为人处世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