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愤青”陈丹青  

2011-07-29 14:12:43|  分类: 人物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丹青其实已不算年轻——快年届花甲了,但看上去还像四十岁出头的样子,因此称之为愤青特别加个引号。

从反对研究生招生教育体制,辞去清华教职开始,陈丹青就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他在媒体和各种场合频频出现,但谈的大多不是他的本职工作美术,而且往往一语中的,批评嘲弄痛快淋漓。这让他赢得了“公共知识分子”的名头和一大批拥趸。仅是一本集合了媒体访谈、对话和演讲稿一类杂乱文章的《退步集》就卖出了10万册。

了解陈丹青当然还是从欣赏他的画开始的——虽然没有亲睹过他的一张原作。但他的西藏风情系列还是给了我相当的震撼,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油画,有中国特色的。以笔者之孤陋寡闻,觉得在当代之中国也只有已经故去的大油画家陈逸飞才可与之比肩。当然了罗中立也不错,一幅油画《父亲》奠定了其在中国油画界的崇高地位。

而陈丹青与他们不同的是他的身上还散发着一种独特的人文气息,这种气质陈逸飞也有,但走的是传统的儒雅的路子,陈丹青则不同,儒雅之外还有一点点桀骜不驯的叛逆气质,而这种叛逆于近年尤甚。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同以往的陈丹青——一个有着浓浓“五四”情结,具有批判精神的独立知识分子形象。顺便提一下,陈丹青的偶像是鲁迅先生。

陈丹青画得一手好画,更难得的是也写的一手好文章。这就是其现在的头衔“画家”和“文艺(思想)评论家”的由来。其对几乎所有的艺术领域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评判。初读陈的文章是通过其为《南方周末》写的专栏文章和特稿领略到的。文笔老练随性,充满了琐碎的细节和感悟,在涉及评论的部分颇有鲁迅遗风。特别是他的旅欧杂感系列,涉及维也纳及音乐的那些篇什写的尤其好。从中可以看出其对西方古典音乐的历史流变相当的熟捻,并有自己独特的艺术感悟。另外其笔下的欧陆风情,意境简约,颇具古典韵味,读之令人神往。

陈丹青是一个崇尚内心自由的人,他不想被一些世俗的东西所羁绊,对体制尤其怀有戒心。这从多年前其辞去清华教职一事就可略窥一斑——既然体制不能适应我,我也不必去适应它。清华的光环在他的眼里不值一提。

陈丹青和韩寒曾经有过一次对话,这是两个愤青之间的对话。陈丹青也许是最早承认并赏识韩寒的所谓主流高级知识分子之一,那时候他还在体制内晃荡,但思想上已经开始“边缘”化了。要知道那时候韩寒的知名和成功仅限于民间和草根,其在主流文化界是不被认可的,甚至是常遭批判的。然而仅仅是几年后,韩寒就几乎被全方位的接纳了,但韩寒依然是原先那个韩寒,这表明了我们这个时代的进步,至少是知识界、文化界的进步。

可是,情况显然还不是那么特别乐观,所以陈丹青依然“愤青”,并且很有点怒其不争的意味。在最近的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中,陈丹青再次显露了他的锋芒,甚至不无偏激的成分。他认为中国人根本不讲原则,实用主义、功利主义自古盛行,与今为甚。在经过了长时间的禁锢后,刚一松绑就奔向了另外一个极端,而骨子里其实还是奴才思想。中国人没有真正的信仰(过去还有政治信仰,现在也没了),中国人心中唯一的信仰就是活着,能活着就好,从古到今都是这样,这个很伟大,很了不起。

最近那个采访的视频我看过,陈丹青依然是泛着青茬的光头造型,圆框眼镜,手里夹着一只烟,瞪大眼翻着眼白盯着记者,眼神里透着一种专注的犀利,很认真的听记者发问,然后是在吞云吐雾的间隙从容应答。那神态,那气势透着一种桀骜不驯的霸气,在他营造的气场中,你很难不聚精会神的听他嘴里下一刻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附:陈丹青语录

 

中国文艺很荒凉,瘦得只剩肱二头肌,疙瘩肉。瞧着挺壮的样子,看上去繁花似锦。就象中国体育,全世界拿金牌,可是社会上哪有体育?人民哪有体育?到处拿奖的“体育”是中国最壮的一块肌肉,其他部分瘦得要死!
    中国人太多,大家都要混饭吃,该利用的都利用过了,忽然想起来把文化忘了,干脆来弄文化,这也是一种文化,机会主义文化。活着一天是一天,逮着一件事是一件事,中国人是不讲原则的。这是中国人最不好的地方,也是中国人最好的地方。

 

说怀念是以前,现在已经不在乎了,“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你去问问民工,民工还在乎什么家乡?哪儿能打工就行。现在家乡概念慢慢淡薄,拆迁拆得很多家乡都消逝了。中国人最伟大就在这里,寻什么根啊?活下去最要紧!
    这就是中国文化很重要的另一面,我从胡兰成和一些零碎的文人书中读到,中国人很大气,毁了就毁了,摔了就摔了,忘了就忘了,他承受得起。中国人永远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排斥新鲜事物,看看麦当劳和星巴克的生意,经常比中国人自己开的餐馆要好。这可能跟中国长期被异族统治有关系,唐、元、清,中国人跟异治文明相处时又跟其他民族不一样,会付出很大代价,会死很多人,但是高高兴兴继续吃继续喝,活着就好,保国保种就好。

 

城市景观全毁了。有哪个古老国家这样义无反顾地糟蹋自己的帝都,抹杀自己的历史?开罗?马德里?罗马?巴黎?京都?奈良?彼得堡?没有。没有一个古老的都城像咱们的北京这样持续毁容,面目全非,恨不得把北京的模样全给改了。
    中国人没有西方那样的信仰(比如宗教 笔者注)。中国人有自己的信仰——活下去最要紧,这是很伟大的信仰。什么东西有用咱们就用,没用就打倒它,如果翻翻历史发现有用,又会再拿出来,中国人不讲原则,不像欧洲人按照一个哲学系统、思想系统来处理国家的事和私人的事,照胡兰成的说法叫“无故一本正经”,永远在问“我们从哪儿来、我是谁,我们往哪儿去,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中国人不管这些,一会儿很怂、一会儿很猖狂,但是他总能过自己那关。

 

乖一点吧!鲁迅是很不听话的一个人,五四那一代精英:陈独秀、鲁迅、周氏兄弟都是山村地主的孩子,十九世纪的八零后。今天弄不起来“五·四”那样的运动了,今天的精英,全国各地的大学生,都转移到城市来,根本上是因为一个两三千年以来遍布全国草根文化的文脉全部被切断,一个两三千年文化摇篮就完全不存在了。
    所以不要召唤,也召唤不起来,大家还要混饭吃呢。反抗的时代、革命的时代都已过去,现在就是大家顾自己,把自己弄的比较有文化就很好,穿的像样一点、讲话文明一点就很好,洗洗脚、按按摩、喝喝茶,多生活。你一回家就有传统文化嘛,爹妈管着你、三姑六婆管着你。如果你是农村来的,中国文化更多。

光开会没有用,光呼吁也没有用,我觉得就是别管文化这一摊,让老百姓自己办,自己玩。管好国防,管一些大的工业、航天就行了,但是60年来它从来没有停止过管制,什么事情都在抓,好事是它在抓,坏了也是它抓,这也是一种文化——党文化。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我们活了这么大年纪才明白这是一个党文化,不是一个国家的文化。

我比较沮丧的还有教育,中国的教育实际上是“权力教育”。因为之前在清华教书,多少还要跟80后、90后沟通,他们都非常可爱,外形上跟我在纽约见到的ABC孩子相差不大,那股单纯气息也很接近,可是一开口一交流,讲的全是“国务院语言”,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我想起来蛮沮丧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