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2011-10-19 14:05:18|  分类: 随笔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与周围的亲朋相比,正在(也许早已注定)选择一条特别消极的人生之路,说好听点叫“淡泊”,其实就是消极:在一些重大而普世的人生目标选项上面,几乎没有目标、没有追求,只想追求一种安逸舒适的平淡生活,不想让自己太累。其实这本身也是一种追求,并且这追求在当今这样一个社会,多少显得有些另类和奢侈。

如果从众多的亲朋当中选择一个典型的对立样本的话,那就是我的大舅哥(以下简称大哥),确切的说应该是他们一家,而自己这边也不单指我本人,更多的也是指向我们这个三口之家。也就是说我们两家作为社会学意义上的两个家庭样本,分别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轨迹)。

在他们家,交际应酬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两人结交比较广,政商两道的都有。两口子都打麻将,甚至自己还开过麻将馆。年节送礼,人情份往更是习以为常,每年光在这方面的花费就得一两万。他们一周当中在家吃不了几顿饭,特别是大哥,几乎天天都有酒场。大哥当老师那会儿几乎不怎么喝酒,现在喝个斤八的没问题。想当初他们还没买住宅楼之前,就住在他们家做买卖的底商二层,窄窄巴巴,家里经常有来打麻将的,孩子连个做作业的地方都没有。后来有了小二之后,才买了一套正式的住宅楼。

嫂子尤其能干,从最初开裁缝店到开两元店,再到后来开服装店、开床上用品店,甚至还开过一段时间饭店,开过麻将馆。后来饭店和麻将馆相继关门了,继续卖床上用品。应该说十几年下来确实没白折腾。前些年在中心街区弄了一套底商,当初不过三十多万,现在据说能值百万,至少七八十万没问题;在上台子他们最初在城里的“据点”,后来进行了翻建,经过运作,产权也已正式落到了自己名下,如果拆迁的话,至少也能值四五十万,现在是对外出租,年租金近万;最近两年他们又刚刚在城区繁华地带弄了一套三居室的住宅楼。若论固定资产,他们现在应该称个一二百万,但手里的流动性不怎么充足,欠银行和个人(包括我们)不少钱。好在去年他们已经把底商的银行贷款还清了,现在只欠住宅楼商业贷款未还完。嫂子现在也不干买卖了,把底商租出去,每年收6-7万的租金,大哥把她的关系转到了某公家单位,就等将来领退休金了。应该说他们目前的状况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不满足,特别是在大哥仕途方面,他们显然还有更大的野心。

其实大哥本人也不是那种特别有追求、有上进的心的人(当然比我强多了),主要是大舅嫂子(以下简称嫂子)那人特别要强,什么都不想落人后,什么都想拔个尖儿,高人一等压人一头。她的最大心愿就是能把大哥推上去,做“人上人”,并且经过这么些年的苦心经营,的确也部分的达成了目标——把大哥从一名农村中学教师,成功纳入了仕途,并且在短短几年内提拔为副科级干部。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他们把握机遇的能力,那几乎就是他们的本能,尽管现在他们似乎也遭遇了上升的瓶颈。

而我在这方面那就太迟钝了,这固然有客观上机缘际遇等方面的限制,但关键还是自己从主观上就没有那种上进心。这通过一个例子就可以说明,机会不是没有摆在我面前过,但是我没有去把握,而是主动选择了放弃(详情请参看拙作《虚惊一场黄粱梦》)。相信我的这种做法在很多人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纯属浪费机会。当然了,我也不是一点机会都不去把握,自打走出校门以来,大大小小的也曾把握住过一些机会,否则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只不过那些都是摆在眼前水到渠成的机会,相信是个人就能把握的住。对我来说,只有切近而符合自身实际的机会我才去把握和争取,但凡有点难度,需要我付出某种精神和物质方面的代价,并且基于对某种不确定前景的考量,对这样的机遇我都会掂量一下是否值得去争取,至于那种不切实际的非分之想则从来不考虑。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最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不想为一些世俗的评判标准而难为自己,进而有可能在将来使自己陷于某种不能自拔的人生困境,尽管这在别人看来会显得有些不思进取,不求上进。但这就是我的选择。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只想听从自己内心的感受,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别人的目光评判而活。

妻子性格开朗,按说应该比我有进取心,可这些年下来不知是因为受我的影响还是怎的,她对仕途经济方面同样也不抱什么太多的期望。特别是在仕途方面,更是没有任何野心。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妻子在他们单位算是业务骨干),但她就是不争取,说那样太累,称自己不是当官的料。

倒是在经济方面,最近这两年她开始有所进取,那也是受她一位同学的影响。她的那位同学是跟嫂子一样的女人,特别有上进心、特别能干,除正式工作外还兼着几份职,并且还开了一家绿化公司,一年挣个二三十万轻松的。妻子受她影响报考了工程监理师,今年6月份刚参加完考试,如果顺利过关的话将会取得国家承认的相关资质证书,到时候可以放在某些监理公司里面赚资质租赁费,大约一年有一万块。证书每年的年检管理一应事务公司全包了,一直到65岁才会自动取消相应资格。这几乎是一门无本万利的买卖,当然了需要你付出相当的复习应考的努力。如果按照往年及格即算过关的话,妻子已经通过这次考试了,只是还没有正式拿到证书而已。现在她又在准备明年开考的咨询师考试,如顺利过关则会取得相应的咨询师资质,同样可以租出去赚取租金。另外,这两年她与她那位同学还有过两次生意上的配合,也算小有收获,总之反正比我是强多了。

但她和我一样对于交际应酬其实都是非常排斥的,也不希望与朋友保持过于亲密的联系,目的就是想最大限度的保有自己自由支配的生活空间。过平淡踏实的日子是我们共同的追求。因此这么些年来,她对于我几乎没有什么额外的要求和希冀,从不给我施加任何压力,这点与她的嫂子相比真是截然不同,形成鲜明对比。

其实经过近些年的一些挫折,哥嫂对仕途经济方面也看的有些淡了,其中也不乏受我们的影响。他们也偶尔羡慕我们的闲适和自在,但是就像穿上了“红舞鞋”的舞女一样,想停下来的却很难,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嫂子也曾说过:我现在不指望你大哥能到多么高的位置,大富大贵,只要能在外场上觉得不丢份儿,不比别人次多少就行了。目标已经明显比以往定的低了,这在我们看来是一种进步,但在他们看来恐怕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吧。

妻子的大侄女小时候原本是一个任性不听话的孩子,我们都曾担心受家庭环境影响,这孩子将来难有出息。哪知自打她上了初中之后,变得越来越懂事,越来越追求学习进步起来。并且在上了高中之后,这种进步的势头变得愈发强劲了。她现在上高二,在县一中成绩已经排在了班级第一,年级组前八十名。这种学习成绩在其小学和初中阶段都是从未有过的。她说她看着她爸妈太费劲,活的太累。她长大了一定要有出息,要当银行行长。只是我们觉得她现在就已经很累了。小小年纪想得太多,虽然没耽误她长个儿(有1米75),但是沉重的课业负担已经压弯了她瘦弱的脊梁。原本应该出落成模特般的身材,现在却像一根弯竹竿——那孩子太瘦了。相比之下我们那孩子却显得过于心宽体胖了些,她现在应该减肥。

很有意思,这两个家庭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是对立的,反着来的,体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当然了,这不会防碍我们两家的正常交往乃至相互帮助。我想说的是,只要符合一些普世的价值和理念,不妨害社会和他人的利益,任何人生选择都是有道理、有价值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关键是你一定要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适合自己的就是对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