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祭  

2012-04-26 17:53:44|  分类: 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4月10日,对我来说注定是一个非常特别和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那在山东老家的老祖母因病逝世了,享年八十六岁。

祖母姬氏,1927年出生于山东省临朐县杨家河乡姬家河村。1949年嫁入临村中白沙北岭吕家,一生共生养三男四女,家父为长子,总排行第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

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伊始,响应国家号召,随祖父带领全家举家迁往东北(吉林省洮南市)“闯关东”。1963年初,因关内情势好转,举家迁回原籍。期间,因外曾祖父在关外无人照顾,故留下父亲与老人做伴,自此开始了父亲与家中亲人长达五十年的骨肉分离,期间聚少离多,尝尽了亲情离散之苦。

1972至1976年,我与两个妹妹相继出生在吉林。随着小妹的出生,父母的压力和负担更重了。当时的农场正处在初创时期,各种后勤和社会保障设施基本上还是一片空白,一切的一切都得靠自己。在这种状况下,父亲收到了祖父写来的一封信,大意是:你们忙于生产恐难照顾好孩子,可否考虑把孙子送来山东由我们老俩代为抚养一段时间,一可解思孙之情,二可减轻你们的负担,望速决为盼云云。

后来听母亲说,父亲接到信后着实为难了一番。因为他自己的经历,让他对亲情离散之痛有了切身的体验,然而现实又不允许他儿女情长——在当时的状况下一手拉扯三个孩子确实相当吃力,再加上爷爷的再三催促,终于在我四岁那年,父亲亲自把我送到了山东老家爷爷奶奶的身边。

这一呆就是14年。之后仅仅间断了一年,上高中的时候我又回到祖父母身边渡过了近三年时间,前后累计在关内生活了整整17年。可以说,我的整个青少年时期都是在山东老家爷爷奶奶身边渡过的。

爷爷是在我当兵的第二年(1993年)去世的,享年六十三岁。当时,父母和山东那边的亲人刻意对我进行了隐瞒。祖父去世三个月后,父亲来到我当时服役的部队看望我时,才亲口告诉了我实情。在那之前我虽然早就知道祖父生病的消息,但噩耗来的如此突然,还是让我一时难以接受。

相比之下奶奶的情况就好了许多。奶奶的身体一向比较单薄,倒也没什么大病,就是几乎每年都要犯一次“火熑疮”(当地的一种叫法,主要症状就是上火、伴随呕吐,多用刮痧疗法),折腾个够呛,但过后就没事了。最近这些年,听二叔说奶奶已经很少再犯“火熑疮”,但是血压和心脑血管开始出现问题,一开始症状不明显,直到2010年的年末病情开始加重,2011年春节前后,更是险些驾鹤西游。后来病情虽有所缓和,但已是沉疴重染,卧床不起。

去年“五一”前后我回了趟山东老家,专程探望祖母。那时,老人的病情经过精心治疗已得到进一步恢复,在别人的搀扶下可以下床到外屋地沙发坐坐,并且自己可以进食。等到了当年下半年,病势又有了加重的迹象,期间几经反复,最严重的时候不得不在医院急诊室进行抢救。于是在这种情况下,父亲在退休手续彻底落实之后,便立即携母亲回了山东老家探视照顾祖母。直到当年的11月份,祖母的病情进一步加重,我不得不再次请假回去探视,实际上就是想和老人再见上最后一面。

这次奶奶的病情与半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老人已彻底卧床不起,不能自主进食,严重时只能用导流管导入流食,身体极度虚弱,且已丧失语言能力。更加严重的是,在连续输液40天后,因为血管萎缩,输液已不能正常吸收,所幸的是老人的消化功能尚可,尽管进食困难,但尚能消化吸收能量,从而得以勉强维持身体机能。

可以说,那段时间整个大家庭的每名家庭成员心情都非常沉重。守在跟前的自不必说,如我一样远在千里之外的晚辈们,也无不牵挂,陆陆续续回家探视老人。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都是想再见上老人最后一面。那个时候每个人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都明白:老人也许真的熬不过最近这个春节了!

可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它总能在不经意间给你意外的惊喜,在看似前途无路的情况下出现“柳暗花明”。事实上,老人不仅艰难的熬过了春节,而且还顺利渡过了今年的清明节。这固然是因为老人有强烈的求生愿望,更重要的是亲人们的精心照料,使得老人的寿命得以切实的延长。街坊邻里都说,是你们这些做子女的硬从阎王那里替老人争来了半年的寿限。这话固然有谬赞的成分,但却也道出了一个基本的事实。

事实上,是奶奶非常照顾我们这些晚辈。老人选择驾鹤的日子不冷也不热,既令自己少受了罪,又让子女少受了许多煎熬。因为老人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生了“褥疮”,若再过一两个月进入夏天,天气炎热,那老人可就受罪了。按说当时正置冬末春初,天气寒冷干燥,老人不应该生褥疮啊。可是你知道,当时为了保暖把老人屋里的温度弄的是很高的,并且为老人铺盖的也很厚。尽管一天换洗尿布很勤,但难免也有一时照料不到的时候,并且那时老人已非常瘦弱,瘦得只剩皮包骨(这决不是夸张),长时间卧床,不管是侧卧还是仰卧,胯骨和尾椎骨都很容易磨破肉皮,从而产生创面,时间一长产生褥疮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但尽管如此,家人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尽量减少老人的痛苦。比如,大家想了一个办法,絮了一个厚棉裤,在尾椎和胯骨两侧产生褥疮的位置挖了三个洞,然后给老人穿上,这样就使得褥疮部位尽量减少了与铺面的磨碰,再通过敷撒药面,以此减轻疼痛并促使疮面愈合。

然而一切的努力都不能阻挡死神的脚步。4月10日午时,老人在亲人们的围护下,安详的闭上了眼睛。父亲在第一时间就和我联系,但因当时我正在下乡,可能是信号不好,没有联系上。父亲便给妻子通了电话,事后妻子又和我取得联系,告知了我这个不幸的消息。当天下午我就请了假,晚上六点多钟便登上了回乡的列车。

悲伤一路,泪撒千里。

第二天下午五时赶到了二叔家,见灵堂就设在院内,棺椁停在屋中。屋里屋外、院内院外,站满了吊唁和帮忙的人们。祖母的辈分在族中并不算高,但年龄绝对算最长者之一,身下子、侄、孙(外孙)辈众多。据长辈们说,村里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过如此隆重的葬礼了。

山东农村的葬礼习俗,礼仪繁琐,讲究众多,难以记述。几天里,我只是跟随众多的长辈和同辈后生,懵懵懂懂的走程序,一遍一遍的迎接各方亲友的吊唁和祭拜,陪着人家叩头回礼,不夸张的说一天内站着的时候少,跪着的时候多,膝盖跪的生疼。女眷们嗓子都已哭哑。

最后的日子来了,起灵,送浆水。除了嫡亲不算,所有家族旁支的晚辈也都要批麻带孝,组成一支庞大的送葬队伍,人们压抑已久的情感瞬时暴发,尽情的宣泄着内心的悲伤,哭声震天。事后想想,奶奶走的真是值了,那么多人为她抛洒眼泪,就连老天都下起了小雨,似也在感应这人间的悲伤。

仅以此献给祖母,寄托哀思。

 

附讣闻:

不孝庆、章等,罪逆深重,祸延先仳姬氏太君耄年八十六岁,痛于二零一二年农历三月二十日午时,寿终正寝,泣下,于本月二十二日十时火化,安葬于祖茔。

遗属至戚哀此

孤哀子吕廷(庆、章、法)泣血稽颡

期服孙吕可(吉、永、刚、亮)泣稽首

期服曾孙吕司童泣顿首

期服侄吕廷(正、忠、曾、刚)泣稽首

期服侄孙吕可(营、帅、柱)泣顿首

期服侄曾孙吕司骐泣顿首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