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哦,这“平凡的世界”  

2012-04-04 13:49:38|  分类: 文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是从半个月以前,每天早晨朗诵2-3章《平凡的世界》,已成为自己这些日子的必修课。

《平凡的世界》共三部,一百余万字,是已故陕西籍著名作家路遥,历时六载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完成的一部长篇巨著。这部小说以恢弘的气势和史诗般的品格,全景式地呈现了改革初期中国城乡的社会生活和人们思想情感的巨大变迁。在当时,小说还未完全杀青,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并于1991年荣获第三届矛盾文学奖。

无论从哪个角度衡量,《平凡的世界》都堪称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部文学作品。如果让我从浩如烟海的当代(新中国成立以来)文学作品中挑选一部名著的话,我只能选择《平凡的世界》。

这不是我第一次接触《平凡的世界》。早在我当兵的时候,我就有幸第一次看到了这部书。当时自己是山西武警某县中队的文书,保管图书室的钥匙,有这个方便条件。于是公务之余,我把这本书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现在过去快二十年了,书中的许多情节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只是依稀还记得书中两名男主人公的名字,是哥俩,一个叫孙少安,一个叫孙少平。

不久前我们陪女儿逛“竞一书店”的时候,居然发现了这部书,三部平装本,当时仅剩这唯一的一套,标价68元,感觉还算便宜。砍完价50元成交(其实是不能砍价的,因为是最后一套,店主乐得成全)就把书带了回来。

到目前为止,第一部已经读完了大半,再有几章就结尾了。当时文革已经结束,正处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此时少安已经结婚,娶了位大眼睛的山西姑娘,名字叫贺秀莲,是少安二婶娘家的侄女;少平则是即将高中毕业,正面临着回乡务农还是闯荡世界的纠结焦灼;书中的女主人公田润叶,因心上人孙少安和一位山西姑娘已经结婚,万念俱灰,过了一年以后,迫于方方面面的压力,终于答应了与县革委会副主任李登云的儿子李向前结婚;而少平的好朋友也是“发小”金波,则穿起了军装,去遥远的青海当兵去了。总之,书中的几位主要人物和当时这个国家一样,正处在命运转折的紧要关头。

《平凡的世界》所叙述的时间跨度实际上并不算长,叙述结构也不复杂,基本就是一部编年体小说。从书中出现的第一个年份一九七五年,到书中出现的最后一个年份一九八五年,充其量不过十年的时间,正好是中国文革末期到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命运转折最关键的那段时间。这和一些“大部头”动不动描述几大家族几代人兴衰命运的“鸿篇巨制”相比,似乎显得有些单薄,其实不然。

《平凡的世界》不以结构宏伟(尽管其故事架构已足够庞大),故事传奇见长,而是以紧扣时代脉搏,贴近民众生活,描绘社会变迁,揭示人物性格命运为主要特征,其史诗气质和平民情节是显而易见的,不仅丝毫不缺乏厚重感,而且因其对那个时代社会环境的精确还原,和对人物性格及命运的深入挖掘与揭示,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和感悟。这是中国当代绝大多数文学作品所缺乏的一种优秀品质。

路遥的文字是美的、朴素的,堪称中国当代文学语言的典范。他的文字自有一种乡土气息,有人间烟火味,但也不乏庙堂之气,字里行间透出一种忧患意识,这与那些无病呻吟、呈现一种病态“美”的文字有着本质的区别。路遥特别善于描述人物的内心世界,并且往往将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与周围的景物描写,紧密结合起来,起到恰到好处的渲染和衬托作用。

据说路遥当初开写《平凡的世界》,光开头一段话就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在《早晨从中午开始——“平凡的世界”创作随笔》这篇文章中,路遥写到:“开头。这是真正的开头。写什么?怎么写?第一章,第一自然段,第一句话,第一个字,一切都是神圣的,似乎是一个生死存亡的问题而令你难以选择,令人战战兢兢。实际上,真正重要的是,它将奠定全书的叙述基调和语言节奏。它将限制你,也将为你铺展道路。”

整整三天时间,路遥没有写出一个字,确切的说是写了无数个开头,但是作为一部小说开篇令自己满意的第一个字,始终没有正式落到纸上!路遥认为“三天的失败主要在于思想太勇猛,以致一开始就想吼雷打闪。其实,这么大规模的作品,哪个高手在开头就大做文章?瞧瞧大师们,他们一开始的叙述是多么平静。只有平庸之辈才在开头就堆满华丽。记得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艺术的打击力量应该放在后面。这应该是一个原则。为什么中国当代的许多长扁小说都是虎头蛇尾?道理应于此。这样看来,不仅开头要平静地进入,就是全书的总布局也应该按这个原则来。三部书,应该逐渐起伏,应该一浪高过一浪地前进。”

念及此,“黑暗中似有一道光亮露出。”作者“ 现在,平静地坐了下来。于是,顺利地开始了。”
    “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己快到凉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平凡的世界”就此为我们徐徐的打开。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