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刘翔不欠任何人的  

2012-08-08 14:02:42|  分类: 奥运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翔在小组赛中被绊倒在栏架前,成为伦敦奥运会上最残酷也最令人难忘的画面。与此同时,这一幕客观上也回答了四年前一些人的质疑:为何第一个栏都不跨就退出?爬也应该爬过去!好吧,你们赢了。四年之后,刘翔亲身演示了这一跨的代价有多么惨痛,也许,这意味着一名运动员运动生命的就此终结。

在本届奥运会上,刘翔最后是单腿跳到了赛道的终点,没有像四年前某些人期待的那样爬到终点,我们的英雄虽然已是“末路”,但还有自己的尊严,跳到终点,你们也该满意了吧!毕竟,说到底,刘翔不欠任何人的!

正如其母吉粉花所言:“刘翔不单单是我们的儿子,他还是国家的儿子”。而国家的儿子是那么好当的吗?不用别的,仅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压力就能把人压的喘不过气来。没错,国家的确也给了运动员无上的荣誉和风光,以及由这种荣誉带来的无与伦比的物质财富,可谓是名利双收。可因之而获利的决不只是运动员自己,像刘翔这种级别的运动员,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在围着他转,而刘翔就是这些人的衣食父母,他们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训练的艰苦和比赛的艰辛,来自方方面面最大的压力都由运动员来抗,成功了大家皆大欢喜,而一旦失败罪过却全落在运动员身上,试想这公平吗?

其实名利双收的奥运冠军,并不像多数人想象的那么风光,他们背后的付出及所承受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们是金牌机器,更是某些利益集团眼中的摇钱树,至少在物质层面的瓜分,最后真正落到运动员身上的份额其实并不算高,当然了,像刘翔这种顶级运动员,情况会好很多,但其所承受的压力也是最大的。

很多人对于刘翔的苛责,源于对其成绩的高度预期,然后在预期落空之后,就把刘翔当成了宣泄情绪的对象。其实,世上还有谁比刘翔自己更加期待赛出一个好成绩呢?要知道,这是一个即便在四年前宣布退役都照样拥有巨大成功的男人。如果不是为了在奥运舞台上重新证明自己,他又何必一次又一次地强忍痛苦坚持复出?

过去四年里,刘翔所付出的努力,已经在成绩上得到了充分体现。就在奥运会前夕,刘翔还接连跑出过12秒97和12秒87的成绩,距离实现目标几乎只有一步之遥。可惜造化弄人,在不断尝试挑战极限的过程中,却是刘翔的身体先触碰到了极限,最终倒在了那个以往可以轻松跨越的栏架前。

竞技体育毕竟不是喝茶聊天那么轻松的事情,许多项目不是说靠精神力量支撑咬咬牙就能挺过来的,尤其是以跑跳为主的田径项目更是如此,运动员带伤参赛是决不可能比出好成绩的,而片面的追求一种所谓的精神价值,带伤坚持完比赛,这固然令人可敬,但从人性的角度出发,其实是不值得提倡的。

现在刘翔终于自由了,什么金牌、冠军,统统见鬼去吧!什么“只许赢,不能输”狗屁逻辑!神仙还有打盹儿的时候呢,何况是人。刘翔不欠谁的,他已经29岁了,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了,十多年“训练场、赛场、家、康复中心”四点一线的生活该结束了,他有权追求更丰富多彩的生活,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挡他追求完全属于自己的“普通人”生活。作为“国家的儿子”,刘翔已经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现在他只是他父母的儿子,他只属于他自己,从此他要为自己而活。

最后,用一位网友的留言作结:你已不需要用这枚金牌去装点你的王冠,你黯然离去的背影,依然伟岸。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