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初入燕园  

2016-09-08 18:5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3是女儿入学报到的日子,为了不至于当天过于忙乱,我们选择了提前一天到达,先把宿舍安顿好,第二天正式报到。

92上午9点钟左右,我们事先约好的车子来到了父母居住的小区门口。下楼一看是一辆奔腾轿车,与当初约定的七座商务舱不符,一问师傅才明白原来商务舱停在他家小区,他这是专门开车来接我们的,之所以没有直接开商务舱过来是因为怕挨抓。哎,现在真是干点什么都不容易!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南门,很普通的门楼,甚至连一些中小学校门都不如。虽然是多云天气,但时近正午有些逆光,黑乎乎)

约十多分钟后,我们终于坐进了原先约定的商务舱,这是一辆上海产的宝骏MPV,外观看上去不大,但内部空间够用,放置了三排座椅。上车后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三名客人,听说上了高速后,半道儿还有一个要上车,一共是七个人,一个都不能少。

这种车比平日150元一位的轿车便宜50块钱,而且不那么压抑,点对点给送到地方,挺方便的,再者说了我们行李多,一大一小两个拉杆箱,外加两个手提袋还有背包什么的,轿车根本装不下。

先前上车的三名客人有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妻子喜欢与人聊天,问那女孩:“你也是去大学报到吧,哪儿的大学”,“湖南长沙”女孩随口答道,没说是什么学校,妻子也没问。妻子接着说:“那可不近啊,我们近便多了就到北京,师傅直接把我们送到北大门口就行了”。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南门对过的小豆面馆,我们的午餐就是在这里解决的。)

我们三口坐后排,我在最左侧,妻子坐中间;女孩和中年人坐中间一排,她靠右侧,那名年轻人坐副驾驶位置上。听完妻子的话后,我从后面清楚的看到那女孩侧脸嘴角向下撇了撇,虽然不明显但却被我敏感的捕捉到了,那神情的言外之意就是:吹吧,反正吹牛不上税!我心里不由得好笑:“姑娘,这世上的事儿就这么巧,万无之一的几率,今儿就让你给碰上了,嘿嘿!”

上了高速不长时间,在一处临时停车带师傅把车停了下来,一名年轻人迅速的上了车,继续出发。一路之上,师傅如何跟中国的高速公路系统斗智斗勇省钱,这里就不说了,眼花缭乱,反正我是弄不懂,也不想懂,只管坐车就好。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中文系门前的石头雕刻)

因为我们和后来的年轻人都是去海淀区,加之京承高速北京方面的入口之一在北四环,所以师傅决定先送我们。我们告诉师傅把我们拉到北大南门就行了,因为那里距女儿她们的宿舍比较近一些。到地儿后,车上的人都非常热情,主动下车帮着取行李,每个人眼睛里都透出一种热烈而兴奋的眼神,当然不无羡慕的神情。那名女孩虽然没有帮我们取东西,但我们要下车,她也得下车行方便。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女孩的神情,那表情有点复杂:略略有些尴尬,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脸通红。我们下车后,她第一个就钻进了车里,再没露面。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面馆内景。这里的饭菜好吃还便宜,比北京站附近的连锁快餐强多了)

北大南门对着的这条街一点都不起眼,甚至还有些乱、差但不脏,两边是高大浓密的行道树。南门斜对过有一家“小豆面馆”,我们预计中的午餐就是要在这里解决。不大的店面,很干净,装修风格现代又不失典雅。虽正是午餐时间人多的时候,但里面却出奇的安静,人们或静静地等待点餐,或仨俩一伙地安静的用餐,就连服务生说话都是那种舒服的低嗓门。

环视四周,我发现用餐的多是一些年轻人,一个个都是斯斯文文的那种,也有部分中年人。我突然意识到这些人很可能也是从全国各地赶来为新生报到的。难怪如此的安静,这就对了!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燕园一角)

吃完饭,推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我们开始从南门进入燕园。女儿冲保安出示了一下入学通知,我们被顺利放行,沿着一条长长的甬道一直往里走。这是我第一次踏入北大校园,当然也是女儿的第一次,不同的是,我只是这里匆匆的过客,而女儿将要在这里度过至少四年的时光,两种心境肯定会非常不一样。说实话,我真是羡慕包括女儿在内的这些小孩儿,我不知道他们此刻能否体悟这样一种巨大的幸福而自豪的感觉,我想会的。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古朴典雅又不乏气派的北大校园)

因为事先做过一些功课,所以找到女儿她们的宿舍很顺利,32号楼,很普通的那种六层板楼,据说这些楼房都刚刚进行了重新装修和粉刷,里面的设施也都进行了全面更新。进入宿舍正门的一处不大的门厅,右侧是办理学生入住手续的窗口,两名工作人员正在里面紧张的忙碌着,一些新生和家长开始在窗口排起了队,因为是提前一天到达,所以当时等待的人并不多。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校园内的古建、草坪和古树)

向工作人员咨询,学生需要到自己的院系去开证明和领取宿舍钥匙后方可办理入住。女儿开证明和领钥匙要去北大人文学院,她事先微信联系好了一名学长带领去办理这些事,不需要我们操心,我们只管照看好行李就可以了。

在女儿去开证明的空档,我们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把行李一件件搬到楼上再说。女儿的宿舍在三楼,304房间,楼层不高,不消两趟我们就把东西全运了上去,放在宿舍门口。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女儿她们的宿舍,一些新生由家长陪同正在办理入住手续)

期间接到女儿打来电话,说人文学院的老师和领导还未到单位,可能要多等一会儿,估计要一个小时。在这儿干等不是事儿,我决定先去在网上预定的宾馆办理一下我们俩的入住手续。北大内的宾馆几天前早就被远道儿的学生和家长住满了,我们只好在北大附近预定了一个宾馆,就在北大西门外附近。女儿的宿舍位于北大东南角,我们预定的宾馆在北大西北方向,如此以来此行刚好斜穿过北大,正好借此机会领略一下这所国内顶尖学府的校园风光。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全国许多高校都有的“逸夫楼”,北大有两座)

我沿着来时路,先找到那条南北主干道,一路向北,然后中途折向西行,约20分钟后就来到了北大西门。这里是北大的正门,飞檐斗拱,不算高大的一处古建门楼,与国内许多高大宏伟的大学校门比显得有些寒酸,但这里有一种气场它就是拿人。像北京天安门一样,这里永远不缺在此拍照的人们,尤其是在当前这样一个新生入学季来临的时候更是如此,老的少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自信而幸福的微笑。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京大学西门,这里也是北大的正门)

我之前从未到过北大,甚至为了保持神秘感,近期也从未通过百度搜索过相关照片,但是北大西门和未名湖的影像是无论如何都藏不住的,它早就在许多人的脑海里烙下了深深地印记。

总的来说,北大校园的模样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和想象:古朴、幽深、静谧,绿化极好,校园建筑风格和空间布局不像大学,倒更像是一处规模宏大的中国古典园林,特别是当你行走在未名湖畔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强烈,你甚至几乎怀疑自己正身处避暑山庄或颐和园内的某片区域。对了,顺便交代一下,北大西门对着的那条街正是颐和园路,想来北大距离颐和园应该不远,而且这里距圆明园遗址更近。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湖畔的一条小径,像不像承德避暑山庄)

当然了,北大她毕竟还是一所大学,不同院系不同风格的建筑,彰显着其独特的风韵。总体上人文社科类的院系多古典风格的建筑,而法律、经济、金融乃至理工院系的建筑则多是前卫的现代风格,另外北大校园内还有许多前苏联风格和民国风格的建筑,也是其校园风貌的一大特色。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法学院,女儿差点就报考了这里)

校园内到处是合抱的古树,有巨大的银杏和梧桐,也有森森古柏和云杉,草坪和绿地更是随处可见。被高高的铁栅栏围起的灯光球场等运动场所散落期间,北大的体育爱好者和运动健将正在里面挥洒汗水。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巨大的云杉)

北京大学占地约6000亩,在全国各大院校占地排名中不算靠前。清华占地8000亩,至少在校园面积上,北大不如清华,但是其校园布局和独特而浓厚的人文气息却是独一无二的。北大校园不以布局规整、宏伟和建筑高大著称,整个主校区没有一条贯通南北或东西的主干道。我前面提到的那条所谓的南北干道,未到中途就分叉了,道路曲折,错综复杂,稍不留神就会找不着方向。好在北大校园不算太大,里面标志性建筑不少,你只需留意一个大致的方向,以这些标志性建筑为参照,倒也不会迷路。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哲学系,和中文系是邻居,都是北大人文学院的组成部分)

北大校园最高大的建筑恐怕也就是北大图书馆了,这里到目前为止依然是全国最大的高校图书馆,此外邱德拔体育馆和理工大楼体量也不小,其余差不多都是一些古典风格的建筑——古代或近现代民国风格。

此行我们还特意找到了女儿将要入读的北大人文学院,就在未名湖畔不远处,一组古建筑,语言文学系在六号楼,历史系在四号楼,两者门对门,哲学系也在附近。这组建筑虽然是古建样式,但看上去比较新,不知是不是历史建筑。妻子说这就是北大红楼,女儿她们是六号红楼,说的有鼻子有眼,我都几乎相信了。其实我知道这不是北大红楼,北大红楼是独栋建筑,而且不是古建是民国建筑。为了不破坏气氛,我没有跟她抬杠。不过这里的确距北大红楼不远,应该算是老北大校园的核心区域。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中国语言文学系,简称中文系。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是中文系的办公场所,授课不在这里)

总体感觉现在的北大人文学院在北大有点小众,规模不大,似乎入学人数也不多——女儿她们这届新生一共只有107人——不像现在热门的经济、金融国际贸易、法律等专业院系那么气派。但是我清楚,北大人文学院是北大的根脉所在,可以说北大独特而浓厚的人文气息就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经久不息。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大雅堂)

在中国,似乎随便哪所大学在介绍其校史时都声称自己有百年的历史,反正与学校有关的前世与今生能靠就靠,只要搭上边就算数。北大就不必如此纠结。北京大学诞生于1898年,初名京师大学堂,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国立大学,也是最早以大学身份及名称建立的学校,其成立标志着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开端。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历史系,其对面就是中文系,这里也是他们的办公场所)

而按照北大已故教授、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的表述,北大的学统应该上溯到汉唐时期的太学和明清以来的国子监一脉相承,只不过各个历史时期的名称不同而已,总之就是国家的最高教育机构。这样一来,北大的历史就久远多了,至少已有两千年的学统传承,那是真正的千年高等学府。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东门附近,远处那座现代建筑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大方正”集团)

在世界范围内,学统传承千年的大学不多,英国的牛津和剑桥分别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已经算得上是大学的鼻祖了,但若与北大二千年历史比,它们还只能算是孙子辈儿的。当然了,若论近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传承,还是人家牛,人家在这方面仍然是祖宗,咱还只是小学生。清华1911年建校,是中国与世界接轨建立西式大学堂的开端,之前是没有什么传承的,它就是一所有百年历史的西式大学。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外国语学院,和人文学院比这里的建筑呈现截然不同的现代风格)

北大与清华,一个代表了传统,一个对接世界与未来。当然了,事实上现在他们之间的这种分工已不那么明确了,两者均是贯通中西的中国顶尖大学。北大与清华在中国的地位就相当于英国的牛津与剑桥,或者美国的耶鲁与哈佛。一个国家欲成为世界强国,就必须有与其强国地位相匹配的高等教育,因为国家的根本竞争力就在这里。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大的居住和办公及教学区域到处都提供这种自行车租赁服务,一天一元,手机扫描二维码即可解锁使用)

办完宾馆入住回到女儿宿舍,看见她们娘俩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床铺好了,带来的东西也基本归拢到位,还需要把整个屋子搞搞卫生。女儿她们的宿舍面积不大,但住的人少,四人一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学习空间,整体书桌、书架、衣柜、储物柜一应俱全,全部都是新家具,所以我们看到家具上面到处摆放着活性炭包,另外每人桌上还摆了一盆绿植,校方真的是很用心。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宿舍内景,女儿的小小个人空间)

我们因为是提前一天达到,所以在当天宿舍的另外三名女生都还未到,这为我们整理铺盖和物品提供了便利,否则大家都到了,加上各自的家长一起忙活,小屋子根本就转不开身了。附近几间宿舍也有新生家长正在帮孩子忙活着,铺床、整理物品、擦桌子、拖地,忙的不亦乐乎。巧的是,隔壁302宿舍一名女生居然是老乡,她是在民大附中念的高中,并从那里考进了北大,和女儿是一个系的,这回大家可有伴了。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这是北大校园的经典风景:“一塔湖图”——博雅塔和未名湖,必须来一张

交谈中得知,女孩的母亲这几年始终在北京陪读,现在把女儿供出去了,这不弟弟家的孩子又来了,点名也要她这个做姑妈的陪读,那意思是也要奔着清华、北大去的,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在北大校园我除了看风景,还看人。在这种校园里你永远不会听到大声喧哗,你遇到的每个人都那么安静与从容,且彬彬有礼。奇装异服、奇异的发型等奇形怪状的人和事,在这里是看不到的,就连随处可见的那些外国留学生也都是那种普通的平常打扮,和众多的本国学生一样,在一起毫无突兀的违和感。另外,这里的人似乎无形当中都会有一种优越的优雅气质,不是傲娇,没有那种冷冰冰的高冷感,向他们打听道路,一般都会热情的给你指点。有热心人甚至会主动为你提供帮助。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北京大学图书馆)

在未名湖畔的一座小桥附近,我拿着手机正在拍照,其实镜头里没有什么经典建筑或景色,我只是觉得前方的那片景色很独特、很有味道。这时走来一位先生就主动提出要为我拍照。这个人30多岁,应该不是学生,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一看就是那种很有教养的人。我当然乐意接受帮助,痛快的答应了他,事后连连表示感谢,多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原】初入燕园 - 吕可吉 -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新生报到的邱德拔体育馆)

也难怪,这里和清华一样,聚集了这个国家现在和今后可能是最优秀的一批人,他们不仅智商过人,在各自的家乡接受的也是最好的教育,可以想象家教也都不会差。在校园内你随便碰到一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女生或男生,都可能是某省的高考状元、榜眼或探花,至少也是市、县一级的状元。这就是北大与清华和国内其他大学相比,根本性的差异和竞争优势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