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宝久  

2017-03-03 16:0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宝久全名叫沈宝久,是妻子二姨家的孩子,其母姓张而岳母姓周,这里有一段曲折的故事。原来,当初在岳母十多岁的时候,随母亲从山子后张家改嫁到了干沟子周家,之后岳母又有了两个弟弟,就是妻子现在的两个舅舅。

而岳母的亲生父亲是张家老二,膝下只有岳母这一个女儿。张家老大则有二男、三女,宝久的母亲行二,在大排行中也是老二,故是妻子的二姨。岳母在叔伯姐妹大排行中是老大,故宝久称岳母为大姨。

曾不止一次听妻子和岳母磨叨起这段往事,但也是直到最近我才基本捋清了这当中的曲折关系。宝久一家现居北京,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迁往北京的,当时他不到二十岁,还是一个毛头小子。

宝久的姥爷解放前在北京干过剃头匠,据说在当时的北京郊区还置办了一份产业,大约位于现在的五环附近。其母生于北京,后来遇上上山下乡,回到了原籍平泉接受劳动改造,并在当地嫁人生儿育女,直到八十年代末才重回北京,就是扑着这份产业去的。

宝久近些年几乎每年都要回平泉探亲,其中就包括看望他的大姨,也就是岳母。去年,宝久在平泉与人合作承包了一个煤暖改电暖方面的工程,在平泉已经居住了大半年时间,平时经常北京平泉两地跑。

去年腊月中旬,妻子接到宝久打来电话,说要过来看看大姨,正好那几天岳母在我们家小住。宝久找不到我们新家,让我们开车去接他。到地儿后看到一男一女已经早早的等在那儿了,那是县城一家供热公司旁边的小区。

我是第一次见宝久,瘦瘦高高的,有点眯缝眼,看着装打扮不像是北京来的老板,倒更像是一个打工仔。宝久比我们小个三两岁,但看上去显的年轻。见面寒暄之后,大家上车回家。一路之上宝久身边的那个女的都没怎么说话,我们弄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一直也没好意思问。因为看上去那个女的年龄太小了,大约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模样长的挺清纯,算是一个美女。

到家之后大家坐一起唠嗑才弄清楚,原来这个女孩是宝久的工作助理,说白了就是私人秘书。明眼人都知道,其实真正的身份可能更复杂。女孩也是平泉人,据说两人是在北京认识的。

宝久见到自己的大姨自是有说不完的话。尽管宝久这些年几乎年年都来看他大姨,但因为之前都是在老家或我大舅哥处,所以其实妻子也有好多年没有看到宝久了,在这次谈话中才了解到宝久的许多往事。

原来,宝久在老家初中毕业后随家人去了北京,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通过招工考试进了当时的首钢,应该说运气还不错。在首钢的那几年认识了其第一个女朋友,是个上海姑娘,两人在九十年代末结婚,之后生了一个小女孩。俩人要孩子比较晚,那孩子现在也不过才十二、三岁。

后来因为女方要去上海发展,双方产生分歧,加上宝久本身也不是一个稳当人,很快双方感情就产生了裂痕,大约在2007年左右双方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给了宝久。

再后来,宝久在飞机上认识了其第二个女朋友,也就是其现在的妻子。对方是个新疆姑娘,当时还带着一个小女孩,比宝久的孩子大三岁。俩人在北京结婚的时候,正赶上宝久家的祖产拆迁,置换了三套单元楼,宝久占了一套。那时候北京刚刚举办过奥运会,楼市正处于急速上升的阶段,可以说这套房子彻底改变了宝久的命运。

这些年通过几番折腾,据他自己说是在北京已经有了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另外一套出租。首钢搬迁到曹妃甸后,他也就不在那里干了。凭着在首钢时的职业技能,他自己成立了一个小公司,专门从事工程电路布线等业务。后来经人介绍回到老家平泉,在当地与人合作承包了一处煤暖改电暖工程,据说如果成功之后要在全县推广,果如是的话那买卖就做大了。

宝久来我家看望岳母是在腊月中上旬,临别时说年根儿他回北京前还要再来一趟。大约在腊月25左右,妻子接到宝久打来电话,说他把俩孩子给接过来了,说是要在当地著名的第四中学找一位老师给老大补补课,顺便让我们家的北大学生跟这姐俩也见见面儿,开导开导、鼓励鼓励她们。

说到这里顺便交代一下,女儿这个寒假在家呆的并不消停,先是被一中母校请过去给学弟学妹们上励志课,后有妻子同事及亲朋的一些孩子找女儿给补课,更有亲朋转折介绍需要补课的孩子也找了过来,虽然没有全部答应,但也够忙活的了。放假前的一段时间,其室友在北京找了一个家教的活儿,有一天她自己忙不能按时出课,请女儿为其顶了一天(上午下午各两个钟头),结果赚了八百块钱。回来后室友跟她说:“东家少给了你两百,清北学子的家教价位起步是一千的,我们不能自己掉价啊,也怪我没跟你交代清楚。”女儿则不以为然:“就当赚外快了,何必太较真,差不多抵一个月生活费了,值”。

现在宝久要让她的两个女儿来平泉找家教,当时我就觉得有点迷惑,妻子也感觉不解:北京什么样的名师找不到啊,为什么非得回老家这边的小县城补课呢?再者,这眼瞅着就到年根儿了,自己还不打算回北京的家也就算了,把俩孩子折腾来干什么呢?真是不嫌麻烦!

更绝的是,宝久因为自己忙于应酬——跟客户和当地的政府官员打交道——俩孩子没人管,她让孩子白天接受辅导,晚上到我家来住。其实他的目的我们也明白,首先是这样有机会让我们的大学生能给这俩孩子上上课;其次是俩孩子和他一起在宾馆住也不方便,另开一间房还费钱,放在亲戚家一是放心,二是可以省一笔费用,还能顺便学学榜样,可谓是一举数得,不愧是生意人,算盘打的很精。不过,他也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跟我们是一点都不客气。

好在,俩孩子在我们家倒也没多住,就住了一晚另半天,腊月二十七被宝久接着就回北京了。倒不是说不愿意让孩子在家住,而是说宝久这人太能折腾,也不怕麻烦,自己不嫌麻烦,也不怕麻烦别人。要是搁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做的。

小孩子说实话,从俩孩子那儿我们得知了宝久另外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比如他们现在在北京居住的房子是租的。还说,她们的爸爸在外面还想要个儿子云云。这让我瞬间想起了跟着宝久的那个年轻女孩。这事儿就连孩子都看出来了,难道其现在的妻子会一无所知?真不知道这宝久是怎么想的。

宝久在北京也许真的有过房子,而且做买卖估计也挣过钱,但不要忘了他毕竟离过一次婚,而且是和上海女人离婚,孩子又归了他,这当中他能少出得了血吗?现在他又常年在外做生意,还想要儿子,这不是在“作”在干什么?

看他现在的状况,即便算不上落魄,但与风光无限也根本不搭边,在这边做生意居然连一台车都没有。身边跟着个女的整天参加各种应酬,实在不是个事儿,况且这所谓应酬是不是瞎忙碌也未可知——哪儿那么容易做那么大买卖。

在一起吃饭时宝久曾说,等你们家大学生毕业之后,搞对象包在他身上了,介绍一个北京户口有房子的没问题。当时作为玩笑话,他一说,我们一听,嘻嘻哈哈也就过去了。不过说实话,这事儿如若当真,我们还不放心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宝久那样的能认识什么样的人,真的很难预料。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