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鸿萍影之霏霏“细语”

未名之名

 
 
 

日志

 
 
关于我

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 本博客以平民视角,扎根草根土壤,对发生在自己及周边的事情、对社会上一些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及生活中的感悟和思考,进行记录。坚持文风朴实、风格纪实、坚守诚实、做人老实的原则。全部博文均系个人原创,各类网络媒体如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平面媒体如转载请与本人邮箱联系。 E-Mail :lv-kej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瞧瞧女儿的作业  

2017-06-15 16:0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按:前些日子,女儿把她现代文学史的期中作业传给了我,说让我看看给把把关,并提一些修改意见。这是女儿第一次主动让我看她的作业,想来其内心对这篇作业还是有些信心的。我当然也不客气,从头到尾仔细的看完了这篇文章,也确实提了一些修改意见供其参考,但总体还是以鼓励为主。下面就是女儿的作业,并附我的修改意见(红体字部分)。

我看鲁迅小说

——“兄弟怡怡”背后的悲哀

吕某某  中国语言文学系 16000×××××

第一次看完《弟兄》这篇小说的时候,我只是把它看成了一个手足情深的故事,就匆匆地过掉了。但是文章里沛君的那个梦,却像是一个阴惨的预言,冥冥之中似乎暗示着一种悲凉的命运,让人心里不安。于是看完了整本《彷徨》之后,我突然又想回头看一看这篇看起来很“暖心”的“兄弟怡怡”的故事。

第二次看,我才发现这个故事远没有那么简单。

第三次看,我决定了这次作业就以《弟兄》为主题。

记不得是第几次看了,我开始动笔,来细数《弟兄》里最能让人洞见沛君和靖甫两兄弟之间裂隙的细节。

——《弟兄》里最能让人直观感觉到兄弟两人关系转变的,就是沛君在小说开头和结尾两次出现在办公室里的状态。

在小说中第一个出场的人物不是主人公张沛君而是他的同事秦益堂。秦益堂捧着水烟筒咳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咳不只是因为水烟的浓呛,更是因为儿子们的不孝和不争气。

他说:“到昨天,他们又打起架来了,从堂屋一直打到门口。我怎么喝也喝不住。”之后的秦益堂始终以这样一个姿态,反反复复地说着自家的儿子们因为钱而大打出手这件事情。就像是备受生活打击摧残的祥林嫂,眼里心里只有自己的可怜和悲哀,逢人便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悲惨遭遇。秦益堂,是一个完全被家庭的不和睦折磨得心力交瘁的老人形象。

就在秦益堂抱怨的时候,主人公张沛君出现了,值得注意的是他一系列的举动:“慷慨地从破的躺椅上站起来”,“两眼在深眼眶里慈爱的闪烁”,说“自家的兄弟何必这样斤斤计较”,“我们就是不计较,彼此都一样。我们就将钱财两字不放在心上。这么一来,什么事也没有了。”还告诉秦益堂,只要用这道理劝说一下自己的儿子,开导开导,大家就会相安无事了。

起初,我真的以为鲁迅先生在这里描绘了一个理想的模范家庭,然而我错了。当我看到结尾的时候,我才发现,此时的张沛君其实是深深沉溺在自己编织的“兄弟怡怡”的幻觉里,他对自己和弟弟的感情绝对自信,以至于把这幻觉当成了无可置疑的事实。

然而这时的他并不自知,甚至还自鸣得意地当起了秦益堂的“人生导师”,开始给益堂灌“心灵鸡汤”。

这时,推动小说情节发展的重要人物出现了,他就是杜月生(因为正是杜月生引入了猩红热这个话题)。沛君的另一个同事,关于他的作用,我之后还会提到。

月生听了两人之前的对话后,“恭敬地看着沛君的眼”说:“像你们的兄弟,实在是少有的;我没有遇见过。你们简直是谁也没有一点自私自利的心思,这就不容易……”这些话对沛君来说显然是十分受用的,在之后的聊天里,他又显示了自己对弟弟工作生活的详细了解和深切关心改为“关怀”似乎更好),在别人的交口称赞里,在手足情深的幻觉里飘飘欲仙。

与这一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说结尾张沛君在办公室里的表现。

还是秦益堂充满了整屋的水烟烟雾,还是那断了的衣钩,缺口的唾壶,杂乱而尘封的试卷,折足的破躺椅,这每一件都带着残缺和朽坏气息的摆设,仿佛是第一次映入他的眼。也是难怪的改成“也难怪”多简洁),当一个人春风得意时,眼里怎么会有破败之物呢?

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却恍如隔世,一切都和昨天两样了,一切都变的生疏了。

秦益堂还是在喋喋不休地说着那些话,杜月生还是在一边安慰秦益堂,一边对沛君兄弟的和气“五体投地”,但是张沛君,却再也不会热心地去开导老秦,再也不会心安理得地享用着月生的赞美和恭维了。

张沛君在这里有一句耐人寻味的双关。

杜月生接过听差送来的公文之后说:“‘公民郝上善等呈:东郊倒毙无名男尸一具请饬分局速行拨棺抬埋以资卫生而重公益由’。我来办。你还是早点回去罢,你一定惦记着令弟的病。你们真是‘鸰在原’……”

这时沛君说:“不!我来办。”

一个“不”字,看似是在拒绝杜月生的好意,其实,也是在拒绝承认那句“鸰在原”的称赞,此时的他,真的不愿意再听到这些他从前最爱听的话了。因为他的“兄弟怡怡”的幻觉,已经彻底地,彻底地破灭了。

——《弟兄》里最能揭示沛君和靖甫兄弟俩感情失和的原因的事实的),是两个人之间的一段对话。

你原来这么大了,竟还没有出过疹子?沛君像遇到了什么奇迹似的,惊奇的问。

……

你自己是不会记得的。须得问母亲才知道。

……

母亲又不在这里。竟没有出过疹子。哈哈哈!

这哪里有“兄弟怡怡”的样子!我看到的分明只有弟弟的冷漠和疏离。在得知了弟弟靖甫只是出了疹子并无生命之虞的时候,沛君是十分想要把这种欣喜和弟弟分享的,然而弟弟却没有什么反应,将沛君的喜悦变成了没话找话,甚至最后只剩下了沛君尴尬的笑声“哈哈哈”被晾在了空中。

其实在之前的描写中,我们是可以发现兄弟之间这种感情付出的不对等的。

杜月生曾经问过张沛君:“令弟仍然是忙?”

张沛君说:“还是一礼拜十八点钟功课,外加九十三本作文,简直忙不过来。这几天可是请假了,身热,大概是受了一点寒……”

由此可见,弟弟靖甫对哥哥的关心是不很多的,但是沛君确实对自己弟弟的生活情况十分关心和了解,包括之后经济并不宽裕的他去请价格很高的普大夫,着急赶回家时也不再计较车费的贵贱,我们都可以看出沛君对弟弟的爱护。

正是因为这样(源于这种不对等的付出),沛君的内心深处一直是对弟弟的这种冷漠存有怨怼的,只不过他的意识和他的幻觉迫使他忽略这些,遗忘这些。但是自己心急如焚一整天之后弟弟依旧这样冷漠,他内心怨恨的种子,就这样苏醒了,所以,才会有了之后那个可怖的梦。

——《弟兄》里最能让人感觉到弟兄二人貌合神离的就是张沛君的那个阴惨的梦。

那时,靖甫被确诊患的并不是可以致死的猩红热,只是普通的疹子,普大夫也已经离开了,照理说,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的张沛君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然而他却做了一个最可怖的梦。

即便在醒来之后,梦的断片,仍然像水里漂浮的鹅毛一样,他想压也压不下,转了几个圈还是要浮上来。

梦里的靖甫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死尸,沛君将他收敛入棺,背着棺材走进了家里的堂屋,旁边熟识的人都在交口称赞;之后画面突变,他命令自己的孩子去上学,却有几个孩子在哭闹,哭闹声惹得他心里烦躁,伸出巨大的、铁铸一般的手掌,狠狠地打在了那些孩子的脸上,定睛一看,那却是弟弟的孩子荷生;之后荷生满脸是血地跳在了神堂上,身后跟着一群指责沛君的人,沛君在众人的口水中为自己辩解“我决不至于昧了良心。你们不要受孩子的诳话的骗……”说着又伸出手去打向荷生……

明明已经清醒了的沛君,此刻却觉得更加疲惫。

从梦里我们可以看到,沛君竟然是希望弟弟死的,因为他心里对弟弟是有恨和怨的。沛君自己也并非是真的无私,当自己的孩子和弟弟的孩子发生冲突时,他会选择维护自己的孩子,虐待弟弟的孩子;沛君还在自己的梦里感觉到,自己对弟弟的关照和爱护,并不仅仅是出于血浓于水的亲情,而是为了人前的模范形象,是为了熟人的称赞和颂扬,他此时此刻才意识到了自己是多么得虚伪。

——《弟兄》里最能体现沛君内心对弟弟的怨恨的几个细节。

其实小说在梦境之前的情节里,就埋下了几多伏笔,来暗示读者沛君对靖甫的怨怼。

其一,就是张沛君匆忙回家探视靖甫的时候,一直以来都热衷于破除迷信的他,居然觉得弟弟靖甫的“样子和说话都有些不祥” 

其二,就是沛君在焦急地等待着普大夫到来的时候,听到了几声乌鸦凄厉的鸣叫,看到了邻家古槐投在院子里的森然的黑影。

其三,就是沛君在梦的断片的恍惚中看到的日历上两个漆黑的隶书:廿七。这两个看起来是与“死”字及其相像的,虽然这有些过度阐释之嫌,但是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了沛君心里一直深藏的黑暗面。(其实这三点是不足以证明沛君对弟弟的怨怼的,充其量是证实了其内心一些不祥的预感。看能否从文本中找到更确切的证据。仅供参考。)

马克·吐温说:“每个人都像月亮,总有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张沛君自然也不例外,在他“模范兄长”的外衣之下,其实一直有着一颗自私、虚荣、虚伪并且充满怨气的心,但是他把这一切埋藏得太深太好了,以至于连自己都相信这些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但是其实这些阴暗都藏在他的潜意识里,当他在极度的疲惫和失望之中睡去后,倦怠的意识机能再也无法阻止潜意识的汹汹来袭,所以他的阴暗面在那个梦魇里被鲜血淋漓地呈现了出来。

《弟兄》里最让我费解的其实是结尾出现的那个无名男尸。

我曾经试图说服自己这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细节,但是鲁迅先生一直以来的微言大义告诉我,他的文章里几乎没有哪一个字是无用的。那么,这具无名男尸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等到最后他坚决要办理东郊倒毙的无名男尸并且显现出‘十分安心’的样子时,其实正是他梦境的继续,是沛君之邪恶欲望上升的最明显表现。人的焦虑、抑郁不断发展的时候最终就趋向于死亡意识。它在面对主体时,会产生自我迫害如自杀和自虐等;而在向外时,就会产生攻击、破坏、残害、谋杀他人的行为或者幻想。

沛君选择的是后者。现实中靖甫的病痊愈了,但这不能给沛君带来快乐,反而让他觉得空虚、无聊,这时,刚好有一具需要处理的男尸,这使得沛君被压抑的欲望和在现实中延续的抑郁获得了一个舒缓的出口。他可以暂且将自己的邪恶之念释放到无名男尸身上,无名男尸就是死亡意识的象征。沛君外向型的死亡意识将无名男尸暂时当作了靖甫的替代品,这能让他在意识层面上获得一定满足,所以他才会那么坚决地要求自己来办理这项事务。”[1]

我暂且认同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是哪篇文章,应该交代清楚)里的想法,那具无名男尸,就是张沛君心底的黑暗面在现实当中的一个具象化的存在。

我在阅读鲁迅先生的作品的时候,也对照着看了一下周作人先生的《鲁迅小说里的人物》,其中关于《弟兄》一篇中,周作人先生写到(道):“关于这篇故事,我没有别的什么考证,只是说这主要的事情是实有的。”[2]

之后周作人先生又摘抄了自己的日记,种种细节都与小说的情节如出一辙。但是我们不能武断地认为这篇小说是鲁迅先生为了兄弟二人感情失和,为了谴责弟弟的凉薄的而作的。类似这种似是而非的揣测,我们是要保持自己的思考的。鲁迅先生只是借用了这样一段经历,来表达他想要传达的东西。(此处应该阐述的更明白一些,比如“这样一段经历”是指周作人日记里的内容还是指鲁迅小说里的内容。另外,我认为鲁迅做《弟兄》这篇小说,其实就是在影射现实当中其与弟弟周作人之间的关系,这个意图很明显,不必避讳的。)

重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觉得里面沛君和靖甫的关系,就像是一对感情早已冲淡的夫妻,但是为着道德的义务,为着面子上的光鲜,靠着对自己的逼迫,靠着一遍又一遍“我们很幸福”的心里暗示,来扮演着别人眼里的神仙眷侣、模范夫妻。真的是又可怜又可悲。

可是,若我们再想一步,是什么会让明明就心存怨怼的沛君去编织这样一个幻觉?又是什么让沛君去苦苦维持这样一个幻觉呢?

恐怕正是传统旧思想的统治和旁人口舌以及目光的威慑吧。(似乎是指三样东西,与下文不符,再斟酌凝练准确表达一下。)

这两样东西真是可怕,自古至今它们催生了多少的虚伪和悲剧。鲁迅先生正是洞见了这一点,所以他创作了许多作品来揭露这两者对无辜人们的残害,让这两样东西的丑陋和狰狞暴露在人们的面前,无所遁形。《祝福》里的祥林嫂、《故乡》中的闰土,还有《二十四孝图》里为人称颂、实则可悲的大孝子们,他们在这两者的权势之下,或被唾弃,或被压迫,或被颂扬,但是事实上,他们都是可怜人,都是牺牲品。

然而更令我们感到悲哀的是,这两者对人们的威逼,直到今天都是依然存在的,而且依然强大。周璟馨是鲁迅先生的曾孙女,她曾经参加过一档综艺节目,结果却被人们质疑:“虽然是鲁迅的曾孙女,但是思想和精神上没有任何关联,连自己曾祖父的作品都没读过几篇,这不是给鲁迅丢人吗?也有人痛斥:鲁迅的后人不在文学上发展,却想进娱乐圈,成何体统!鲁迅先生一直以来憎恶和批判的东西,在这么多年之后却依着鲁迅先生的名义,捆绑着他的后人,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弟兄》是一部深刻而又曲折的作品,整篇小说充满着弗洛伊德式的暗示,用梦境和潜意识来推动情节的深入,给读者的心里蒙上一层又一层的阴霾,让人觉得沉重的喘不过气。同时,这部小说也会让读者不自觉地开始反省自己,掘出自己身上隐藏太深的虚伪和自私。我想这也正是鲁迅先生作品的深刻意义所在,他用解剖刀无情的解剖自己的时候,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同类提个醒:你确信真正面对过自己的内心吗?你的灵魂是否能坦然地面对人性的一切考验,而从没有过哪怕是片刻的不安与愧疚。

不只是《弟兄》,鲁迅先生的许多作品都是这样,这些文章就像是锋利的刀,刺破你身上的画皮,逼你流血,逼你疼痛,逼你低下头来审视自己胸膛里的那颗心,是红还是黑。

我的看法:总体上是一篇不错的作业小论文,语言表达流畅,有一定的逻辑性,有自己深入地理解和思考,视角也算独特。只是在行文逻辑方面应该再求准确一些。

另外,关于《弟兄》这篇小说所要揭示的主题,或者说从读者的角度衡量其所要影射的现实,我想多说几句。其实用《弟兄》这篇小说来揭露所谓的封建礼教对人们的戕害,是不够准确的,没有多少说服力,在这方面它与《祥林嫂》、《故乡》、《孔乙己》等作品是很不同的。《弟兄》这篇作品至多是揭示了人类内心的某些阴暗面,展示了一些人性的弱点比如虚伪、自私等等,它与封建礼教对人们的毒害与摧残不存在着多少必然的联系。如果说有联系,那反而是相对比较正面的联系,比如“兄弟怡怡”——哪怕这都是假的。小说中是弟弟的冷漠导致了哥哥的苦闷,最终发展到对弟弟的怨怼,这是有原因的。我更愿意相信哥哥对弟弟先前的关爱是真实的,这不是虚伪和自私。我们现在知道传统的东西并不一定都是糟粕,它也有很多合理的成分,即所谓的“优良传统”。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情美好,就一定要去追寻其背后的真伪,继而可能轻易得出某种否定的结论。比如官员做秀关爱民生,他能做出来就是好的,其背后的目的也许比较龌龊,但只要对民生有益,我们乐见其成。

另外,拿夫妻关系比喻兄弟关系也似有不妥,兄弟是天然的血缘关系,夫妻是后天的契约关系,前者是不能随意解除的,哪怕是兄弟反目成仇,他们之间的兄弟关系是解除不掉的;而夫妻关系是可以凭一纸文书经由法律程序解除掉的,这就是两者本质的区别。

我也认为“二十四孝”这些东西,有道德绑架的嫌疑,并且许多故事的真实性是很存疑的,比如“卧冰求鲤”什么的。但是其所弘扬的孝道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孝”在古往今来都不可能是封建糟粕,而是货真价实的优良传统,这个什么时候都不能丢的。只是在弘扬孝道的方式方面我们需要革新,另外,一些孝道的理念和内涵应该与时俱进,与古代所提倡的孝道理念要有所区别。

说白了,鲁迅先生写这样一篇小说其实就是在抒发自己内心的苦闷,顺带着严厉的“解剖自己”,不惜展露自己人性中阴暗的一面,其实也正是人类普遍的人性。

我感觉你好像把沛君理解成一个坏人了,其实他只是一个有着人类普遍弱点的普通人,他对弟弟已经非常不错了,算得上是仁至义尽。其实沛君就是鲁迅的自况。坏人是这样的:他心里想了,并且去做了,产生了恶果;而好人其实就是普通人,内心之恶可能时时(或者偶尔)闪烁,但却从未实施过,并为自己曾经的恶念而感到羞愧和惶恐。虚伪、自私和懦弱几乎是普遍的人性,算不上恶的。所以,你文中的某个段落应该修改,最后一段也要改,善恶一念间,最难揣度,绝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

另外,在论文写作过程中不应该匆忙下结论,尽量少用绝对化的语言,应该像剥洋葱一样,基于掌握的资料和证据,层层递进的接近事实真相,水到渠成地得出自己的结论,这样的论文从义理上才能真正站的住脚。不要着急,慢慢来,多读、多练笔。

以上是我对你这篇作业论文和鲁迅小说的一点不成熟的看法,或能从另外一种视角为你提供某种启发。

 



[1]王利 200812《“兄弟怡怡”?一个幻觉——对鲁迅<弟兄>的解读》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2]周作人 《鲁迅小说里的人物》 20138月第一版 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